《色鵰英雄传:一捅天下》_第38话 调教发情母狗计画

影子 178 0

 不小心转生到弱肉强食武林世界的裕诚,还没来得及一捅天下,就受人陷害逃命天涯,最后只好躲到秘密洞穴里苦练阴阳神功!没想到,注重交流结合的神功,还是需要女人一起双修,才能习得

>>点击在线全集完整版免费阅读<<
《色鵰英雄传:一捅天下》_第38话  调教发情母狗计画-第1张图片
说着她就直接上前,手中的巴掌高高的扬起。
  叶净月眼疾手快的拉着叶云瑶退后了一大步,太夫人的巴掌落了空。
  【老虔婆,磋磨姐姐就是你吩咐的!现在东窗事发了你还敢找我姐姐的茬,看我不教训教训你!】
  叶净月小手一弹,一只不起眼的小虫子就从太夫人破口大骂的嘴里钻了进去。
  下一秒,太夫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四肢曲着乱爬,嘴里还在高声的狗叫。
  “汪!”
  “汪汪!”
  “汪汪汪!”
  侯府门前聚集了不少的看客,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啊!这侯府太夫人是不是有疯病啊?怎么在地上爬着学狗叫啊!”
  “应该是真的有疯病!你们忘记了吗?当年叶夫人生产当天,她就在侯府门口大吵大闹……”
  “大家离远点,被咬了会遗传疯病的。”
  “……”
  顾容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炸裂的一幕,这些年她在侯府可没少被太夫人磋磨,现在看到她这样丢脸,她觉得胸口一阵快意。
  也猜到了大概是叶净月“大显神通”。
  她当然不会掉链子。
  指使管家:“快,太夫人发病了,赶紧把她绑回府,找大夫来看。”
  她这句话,就把太夫人有疯病的事情坐实了。
  往后,太夫人就掀不起来风浪了。
  管家什么都不敢说,赶紧招呼小厮过来,五六个人都没摁住发疯狗叫的太夫人,最后又来了五六个人,才像摁猪一样把太夫人给摁住了,带进了府里。
  叶伯简想要解释太夫人没病,可是他浑身都在火辣辣的痛,尖锐的痒,刺骨的麻,让他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顾容瞥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为了做戏给别人看,她连这一眼都不愿意看。
  “把侯爷带回去好生照料。”
  然后来到了叶云瑶的身边,拉着她的手,眼眶蓄满了泪水。
  “瑶儿,是娘对不起你。”
  叶云瑶轻轻的摇了摇头,喉咙酸涩,她怎么会不委屈呢?
  叶净月说:“娘,我们先进去,姐姐受了惊吓,该好好休养。”
  “对对对!先进府。”
  母女三人相互扶持着进去了。
  而外面围观的群众看已经没有戏可以看了,也都纷纷的散去了。
  只是侯府太夫人有疯病的传闻就这么传了出去,很多人都亲眼看到,太丢脸了。
  顾容把两个女儿带到了叶云瑶的院子里,她不想回自己的院子,听到叶伯简的呻吟她嫌烦。
  她现在对叶云瑶的愧疚达到了顶峰。
  “瑶儿,是娘对不起你,忽略了你。”
  “不怪娘。”
  叶云瑶沉思了一下。
  叶伯简的渣和叶轻轻的恶毒,顾容都被蒙在鼓里。
  她不能让娘继续被渣爹和叶轻轻骗。
  于是她直白的说:“娘,其实我在静心庵里的遭遇我告诉过爹的,我让爹转告你,求你救我。可是爹爹说,这事你不管。”
  顾容气的直接摔了桌子上的茶杯。
  “胡说!他从来都没说过!如果他跟我说,我怎么可能看着你受苦?”
  如果是以前的叶云瑶,这事她肯定要烂在心里。
  但是现在,很多事都要挑破。
  叶云瑶故意声泪俱下,哽咽悲痛的问道:“娘,爹为什么这样?我难道不是他的女儿?”
  叶净月很心疼叶云瑶。
  【你当然是他的女儿!只是他的心里只有叶轻轻这个外室的女儿才是他心尖尖上的女儿!无论是你,还是我,在他的心里连蝼蚁都不是。换走我,磋磨你,其实都是为了叶轻轻。因为我们挡了叶轻轻的路!】
  叶云瑶内心一颤。
  叶伯简竟然还养了外室?!
  叶轻轻就是这个外室的女儿?
  顾容觉得要让叶云瑶知道叶伯简和叶轻轻的真面目,防止被他们欺骗利用。
  毕竟,亲人是防不胜防的。
  “瑶儿,接下来娘要说的话可能让你很吃惊,你务必要牢记,在心中有定夺。”
  “当年换掉你亲妹妹,是你爹的手笔。因为轻轻是你爹外室的女儿,他想让外室的女儿来享侯府的荣华富贵。”
  叶云瑶闻言瞳孔瞪大。
  “爹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容冷笑一声。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国公府的权利和我的丰厚的嫁妆了!”
  叶净月的心里在猛的鼓掌。
  【哇塞!坦白局哎!就该这样嘛!一家人哪里有遮遮掩掩的,有什么就说出来!藏着掖着大家都受伤害!】
  【我要努力让大家一条心,一家人相亲相爱,坚决不做冤种,不做炮灰!让一家人都圆满!吼吼吼!】
  【当然,我要是能嫁给表哥就更圆满了!】
第13章 
  顾容很惆怅,很惊悚。
  不管顾惊尘有多么优秀,光是他先皇后临终遗孤的这层身份就是一个雷。
  这件事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
  随时可能爆炸。
  叶净月不能喜欢他。
  她得想办法,打消叶净月要嫁给顾惊尘的念头。
  她生平第一次怪顾惊尘太优秀了。
  只是一面就让叶净月倾心。
  红颜是祸,君子是劫啊!
  叶云瑶很诧异,妹妹竟然喜欢表哥?
  可是一想又觉得很正常。
  表哥那样优秀端庄的君子,皇城哪个女子不喜欢?
  对他倾心的姑娘排长队。
  只是,表哥已经与相府嫡女定亲了,妹妹的暗恋注定无果了。
  她回头好好劝劝妹妹吧!
  叶云瑶问顾容:“我爹有外室?怎么没听说?皇城就这么大,爹怎么可能把一个外室养的这么密不透风?”
  顾容眼里闪过一抹阴沉。
  “那是因为,这个人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叶云瑶:“是谁?”
  “你小姨,顾映雪。”
  “什么!”
  叶云瑶又震惊又激动。
  也就是说,叶轻轻是顾映雪的女儿?
  叶云瑶气的脸色都黑了。
  “小姨太过分了!她怎么能这么……”
  下贱!
  那凌厉的字眼,叶云瑶这个大家闺秀说不出来。
  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人用这样的形容词。
  可见她有多么愤怒。
  顾映雪一个未婚失贞,还怀有身孕的女子,在这个世道过的艰难。
  连她亲爹亲娘都不管她。
  可是顾容管。
  给她好吃好喝的养着,甚至把她未婚先孕生下来的孩子都记在了叶家的名册下,让对方有一个正经的身份。
  还把他送到学堂学习。
  顾容对顾映雪的一切都是尽心尽力了。
  结果顾映雪竟然跟她爹勾搭在一起!
  无耻!
  叶云瑶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娘,那叶天麒……”
  顾容冷笑。
  “你小姨当年根本就不是失身给了歹徒,而是和你爹珠胎暗结。”
  叶云瑶闻言气的脸都青了。
  她是万万想不到事情竟然还能是这样炸裂的!
  那她爹和顾映雪两人真的是无耻到家了!
  她气的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娘,不能就这么算了!”
  顾容冷笑。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她拉着叶云瑶的手,“你安心,这件事交给娘来办。”
  她被坑了这么多年,被骗了这么多年,这对奸夫淫妇,必须付出代价!
  这时,门口传来了管家的呼声。
  “夫人。”管家赶过来,“太夫人那边有请。”
  顾容脸色瞬间沉了下去,只是还没等她说话,她突然感觉胸口一窒,然后猛然吐出了一口血。
  叶净月和叶云瑶两人惊慌失色的上前扶住她。
  “娘!你怎么了!”
  “赶紧把娘扶进去休息,叫大夫,快叫大夫!”
  【娘啊,对不起了,我只能给你下药了。你放心,你虽然吐血了,但是不碍事,就是一点点的气血药而已。】
  【我可不能让你去太夫人那里,太夫人惯会折磨人,这一次渣爹连降两级,她又出了那么大的丑,你现在要是过去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娘亲绝对不能去,老虔婆那边就让她气,最好气死她!】
  管家是看着顾容吐血的,他没有离去,而是犹豫的站在房门口,看着床上虚弱苍白的顾容。
  “夫人,太夫人那边……”
  叶净月直接扔了一个茶杯砸在了管家的脸上,茶杯稳稳的砸在了他的额头,瞬间鲜血直冒。
  “你没看到我娘吐血了吗?你难道还想我娘拖着这副病体去看太夫人?一点眼力劲也没有,你是怎么当差的,快去找大夫!”
  【砸死你这个奸夫!太夫人的走狗!我娘都吐血了还指望我娘去太夫人那里受训,简直恶毒!】
  【这管家是太夫人的娘家表哥,还跟太夫人有一腿!这些年在府里作威作福,对待我三个哥哥和嫡姐各种阳奉阴违。还私下里侵吞我娘亲的嫁妆买田买地!就是一个蛀虫!】
  【等着,回头第一个弄死你!】
  躺在床上的顾容赶紧闭上眼,掩去眼底的惊诧。
  管家竟然跟太夫人有一腿?还是奸夫?
  这太离谱了!
  叶云瑶则是紧紧的握着顾容的手,其实内心也是惊涛骇浪。
  管家确实对她严苛,还克扣她的份例。
  难怪他这么猖狂,原来是太夫人的奸夫!
  够炸裂!
  管家捂着脑袋,惶恐的退下。
  但是离开的时候他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幽暗的光,凌厉而阴狠。
  叶净月在心里冷笑。
  【用这么仇恨的眼神看着我是记恨我了呀?来呀!放马过来啊!姑奶奶还怕你不成!】
  【不行,我不能让娘亲和姐姐的身边有这么大一个毒瘤存在。按照原本的轨迹,娘亲在她的儿子女儿都被害死害残以后被圈禁在府里,这个管家还找来了乞丐凌辱娘亲!简直下作!】
  【管家在府里势力根深蒂固,还有太夫人和渣爹撑腰,不好让他下线啊!我得想个一击即中的法子,就算不能弄死他,也要让他滚蛋!】
  【有了!我今晚就设计让管家来我房里找我,就以我的名节为引,到时候我再把事情闹大,现在侯府因为今天的事故本就在舆论中心,我就不信到时候侯府还能保毁小姐名节的管家!】
  【哎!主要还是跟家人不熟,我说什么他们不一定信,可能还觉得我疑心疑鬼。没办法,只能采取绿茶政策,伤害自己来让娘亲制裁管家了!我牺牲太大了!】
  假装昏迷的顾容和垂着头的叶云瑶两人感动不已,这才是亲女儿/妹妹,为了他们牺牲的太多了!
  但是不必!
  真的不必!
  顾容“虚弱”的睁开了眼睛,她对叶净月和叶云瑶这对姐妹说:“瑶儿,月儿,娘亲今天遭受的打击太重了,想休息一会儿,你们回去吧。”
  叶云瑶和叶净月两人颔首。
  “娘,你好好休息,我跟妹妹先离开。”
  叶云瑶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缠着叶净月,尤其是晚上,绝对不会让她有机会用自己的名节去陷害管家。
  为了管家这样一个渣渣,叶净月牺牲一根头发丝都不值得!
  至于管家那边,她有无数法子能弄死他。
第14章 
  两个女儿离开以后,顾容从床上坐了起来,身姿挺拔,哪里有半分虚弱的样子。
  “锦绣。”
  “在。”
  “带上东南西北,跟我来!”
  这些年,管家在府中作威作福中饱私囊顾容不是不知道,她也跟太夫人提过,太夫人那边当然是维护管家了。
  以至于这些年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且她还知道,管家每次在她这里吃瘪,就会打她的嫁妆主意。
  这一次,也不例外。
  所以,顾容带着她的锦绣和她镇国公府的暗卫东南西北出现在库房的时候,果然看到了管家在她的库房里搬东西,手里拿着一尊七彩琉璃盏。
  他甚至连额头的伤不处理就来偷盗了!
  顾容面色冷漠,直接吩咐。
  “东南西北,把这个盗贼乱棍打死!”
  东南西北四个暗卫迅速上前把管家制服,直接就摁在了地上。
  管家被摁在地上吃了灰尘的时候才意识到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当即大叫。
  “夫人,你干什么,我可是太夫人的人,你不能动我!”
  顾容冷笑。
  “可笑,我堂堂侯府夫人,还不能动一个监守自盗的盗贼?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我能不能动你!”
  “东南西北,直接杖毙!”
  东南西北都是暗卫,这些年她从来没有召唤过他们。
  这一次是逼不得已了。
  比起动用暗卫,她可不想叶净月的名节有污。
  她已经亏欠叶净月太多了,不能让叶净月再牺牲这么大。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