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最屌卧底干员》第33话 同志,我的爱像洪水♥

影子 67 0

 朝鲜人民共和国的最强卧底干员,为了执行第69号卧底任务潜入了南朝鲜共和国,严惩南朝鲜这些资本主义的走狗!然而就在执行任务的第一天,受到目标人物突袭失去了记忆?!

>>点击在线全集完整版免费阅读<<

《地表最屌卧底干员》第33话  同志,我的爱像洪水♥-第1张图片

还逼着她去死!

  好!

  既然这样,大家谁都别想好过!

  叶云瑶对叶净月行了一礼,“多谢老人家相救,我知道您的意思了,我不会回庵堂了。”

  她眼眸变得深沉。

  “我要去报官!”

  叶净月眼睛一亮。

  “姑娘要报官的话,我来的时候在庵堂门口见到了国公府世子,你可以去求助他。”

  【报官找表哥啊!表哥送我来的!他在门口等着呢!表哥为人正直,刚正不阿,除了性格狐狸了点……反正他肯定能帮你!】

  顾惊尘:他性格怎么就狐狸了?

  叶云瑶脸上的表情掩饰的很好。

  眼前这个人她没见过,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说是自己的妹妹,她嘴里的表哥应该是顾惊尘。

  她对眼前这个人一无所知,直觉却告诉她,她不会伤害她。

  “多谢老人家。”

  叶净月扶着她,带她到了庵堂的门口。

  老远的都能看到庵堂门口站着的那一抹清绝出尘的修长身影,叶云瑶鼻子一酸,立刻冲了过去。

  “表哥。”

  顾惊尘一脸的诧异。

  “云瑶表妹,你这是……”

  叶云瑶现在的情况真的算不上好,衣服皱皱巴巴,还有几个破布条,小脸上也是脏兮兮的,头发凌乱。

  顾惊尘从马车里拿出披风披在她的身上。

  叶云瑶脸上挂着泪痕。

  “表哥,我要报官。我在静心庵被虐待,打骂,里面还有其他的高门小姐被欺辱,关小黑屋。静心庵还勾结山匪毁我清白。”

  顾惊尘面色一凝。

  “表妹,你说的可是真的?”

  叶云瑶掀开自己的衣袖,白皙的肌肤上有好几道伤痕。

  然后指着后山的地方。

  “那群山匪就在树林里。”

  顾惊尘连忙把叶云瑶给扶进了马车里。

  他带来了八个侍卫。

  “你们两个召集其他府的侍卫和随从,去山林里抓人。”

  “其他人跟我进庵堂。”

  之所以让侍卫找其他高门大户的侍卫去找山匪,当然是为了让二皇子的惨状曝光。

  顾惊尘拿着大理寺卿的令牌进去了静心庵,果然在静心庵里找到了小黑屋,在里面找到了两个世家小姐。

  两人的表情都有些恍惚了。

  她们身上也或多或少的有各种伤痕。

  而且这两个小姐,顾惊尘也见过……

  一个是死了嫡母的,一个是父亲宠妾灭妻的。

  静心庵是贵族女子寺庙,很多人都在这里祈福,顾惊尘的动静很大,在寺庙里上香的贵族都看到了被带出来的两个精神恍惚的世家小姐。

  瞬间明白了什么。

  然后就引发了轩然大波。

  静心庵竟然虐待世家小姐?

  这简直匪夷所思。

  天子脚下,佛堂净地,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龌龊!

  最关键的是,大家还看到二皇子被侍卫从森林里带出来,那状况,特别惨,不忍直视。

  这件事举国震惊!

  静心庵里的尼姑全部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顾惊尘已经让侍卫通知了官府,官府带人把静心庵围的水泄不通。

  这件事很恶劣,顾惊尘已经命人给皇帝递折子了。

  叶净月躲在暗处,看着顾惊尘果断的处理事件的速度,很满意,这才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样子,假装急切的来到了马车前。

  “姐姐!”

  叶云瑶看着面前这个活泼明媚的女子。

  “你是……”

  叶净月一愣。

  【完蛋!姐姐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真假千金的事!她不知道叶轻轻不是她的妹妹,我才是!我要怎么解释呢?】

  “我……我是你妹妹,其实我跟叶轻轻是抱错了,娘亲昨天才把我接回来,是娘亲让我来接你回府的。”

  听到了叶净月的心声。

  叶云瑶一直紧绷的心柔软了下来。

  在此之前她确实不知道叶轻轻是假千金的事。

  叶净月是她妹妹。

  所以刚才的老妇人,是叶净月?

  叶云瑶挪动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位置,眉眼温和。

  “妹妹,坐过来。”

  叶净月立刻坐了过去,紧紧的贴着叶云瑶。

  【哇!姐姐好温柔,好漂亮,想贴贴!二皇子那渣男也不瞅瞅自己那磕碜样,还敢肖想我姐姐!他也配!?】



第11章 

  叶净月真的很心疼叶云瑶。

  【姐姐也是惨,明明是她救了太子却被叶轻轻抢了功劳。叶轻轻怕事情暴露就要加害我姐姐,太狠!】

  叶云瑶微微垂头,不让叶净月看到她脸上的表情。

  救了太子这件事是真的。

  半年前,她被祖母罚到静心庵思过,在山上捡柴的时候遇到了落单了太子殿下,当时太子殿下躺在地上,脸色苍白,浑身抽搐,似乎很痛苦。

  她立刻反应过来,这是癫痫。

  她的启蒙老师也有这个病。

  教过她怎么紧急处理。

  她赶紧上前,把太子放平,让他保持呼吸舒畅,把他的头偏向一边,防止吐出的呕吐物堵住呼吸道,还拿出了自己的帕子放在了他的嘴里,避免他咬到了舌头。

  等做完了这一切,他看着太子的症状稍微好转了一些。

  他需要大夫。

  可是她不能把太子一个人丢下。

  关键的时刻,叶轻轻来找她了。

  她让叶轻轻照顾太子,她去找大夫。

  她是看着太子被侍卫和太医带走的,知道太子已经没事,她就回了静心庵。

  后来她从静心庵回府,叶轻轻给了她黄金万两,说是太子私底下交给叶轻轻,让叶轻轻给她的。

  为的就是报答她的救命恩情。

  这件事有损太子形象,太子不希望别人知道。

  叶云瑶立刻明白了,太子殿下这是不想她挟恩图报。

  她本身也没有这个想法。

  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现在想来,从那以后,叶轻轻频繁收到东宫的贵礼,有人说这是太子殿下看上了叶轻轻。

  现在想来,这件事本身就有猫腻。

  太子是端方尊贵之人,最注重皇家脸面,若是真的看上了叶轻轻,怎么会在送礼半年多的时间里,还没下聘?

  原来太子对叶轻轻的好,不是因为看上了叶轻轻,而是叶轻轻抢了她的功劳,被太子当成了救命恩人,这才特殊对待。

  叶云瑶的手掌捏成拳,死死的抿着唇,漂亮的杏眼里闪过一抹深邃。

  另外两个被欺辱虐待的小姐也被顾惊尘送到了马车里,两个人瑟瑟发抖,眼神里没有光彩。

  【啊!这户部侍郎的宋小姐好惨,嫡母去世,在府中是爹不疼后母虐待的情况,最后还被继母送给六十的丞相当妾,被凌虐而死。】

  【哎,这都尉府的金小姐更惨,明明是嫡女,奈何父亲是个宠妾灭妻的,母亲又是一个软包子根本护不了她,最后她被送给了老太监做对食,不堪折磨和凌辱跳井而亡。】

  叶云瑶心里都在颤抖。

  她跟金,宋两家的两位小姐也是老相识了,她一年来三四次,几乎每次来,这两位里至少有一位在这里。

  她们比她待的时间还长。

  没想到她们以后的下场会这么惨。

  顾惊尘站在马车边,对叶云瑶说:“云瑶,静心庵的事需要一个由头,你愿意对簿公堂吗?”

  “我愿意。”

  叶云瑶没有丝毫犹豫。

  什么大家闺秀,什么侯府门面,她都不要了。

  这个时代对女性本就苛刻,如果她们一味的隐忍,这种欺压只会变本加厉。

  总要有人站出来,总要有人做第一个。

  她不介意做这第一个!

  叶净月星星眼的看着她。

  【哇哦,姐姐好帅!竟然这么勇敢的站了出来,好有魄力,好爱!给姐姐点赞!】

  叶云瑶脸色红红的。

  从来没有人这么夸她。

  从小到大,她受到的教育就是要端庄,大方,她的一言一行代表贵族典范,代表侯府的门楣,所以她一点也不能做错。

  她就像被人装了线的提线木偶,要按照规定的动作和行为去做。

  否则就是丢了侯府的脸。

  从来没有人跟她说,勇敢做自己。

  都尉府的金小姐听到叶云瑶要对簿公堂,当下惊讶的瞪大了眸子。

  她思考了一下,自己虽然是嫡女,但是在府中的情况连个下人都不如,情况不会更糟了,她有什么豁不出去的呢?

  于是她对顾惊尘行了一礼。

  “世子,我也要对簿公堂,为自己讨回公道。”

  宋府小姐听到“难姐难妹”都要对峙公堂,她已经死了嫡母,情况比她们两个都糟糕,这两人都能豁出去,她有什么豁不出去的呢?

  “世子,我也愿意。”

  马车外面沉默了一会儿,顾惊尘的声音才波澜不惊的响起。

  “你们都很勇敢。”

  三位世家贵女在静心庵被虐待欺辱,事情迅速在皇城发酵。

  二皇子被从山林里拖出来的时候惨状围观的群众都看到了。

  吓得噤声。

  因为这件事也涉及到了二皇子,顾惊尘直接上报天听,当今陛下听了事情的经过勃然大怒,直接亲自去顺天府审问。

  最后审问出来,那四个地痞流氓是被静心庵的尼姑买通,让他们在指定地点等砍柴的世家贵女,到时候将她玷污。

  只是他们没想到去的是二皇子,误把二皇子给……

  皇帝气的直接将四人砍了。

  静心庵里的尼姑面对当今杀人不眨眼的暴君的审问,当即吓得屁滚尿流,马上就说出了静心庵里的龌龊,京都很多世家贵女说是去祈福的,其实都是被送去磋磨的。

  她们也是听从指令的。

  之前有哪些人遭受到了欺辱,后续再调查。

  但是目前在里面的三位,可谓是惹了皇帝的怒火。

  先皇后死了以后,皇帝就已经疯了,他最厌恶的就是宠妾灭妻。

  承恩候和夫人恩爱不疑名声在外,他们的嫡女竟然也在!

  可笑!

  皇帝立刻下令,承恩侯,户部侍郎,都尉剥夺三年供奉,降两级,各打三十大板,以示管教家风不严。

  若有再犯,杀无赦!

  皇帝的怒火是天威,叶伯简,宋大人和金大人直接被大内侍卫带到了玄武门,当着文武百官和万千百姓的面挨板子。

  三人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皇城。

  叶净月跟叶云瑶站在人群里,看着叶伯简挨打,笑的天花乱坠。

  【打得好打得妙,打的呱呱叫!渣爹啊,坏事做多了遭报应了吧!活该!】



第12章 

  板子一下一下的落在叶伯简的屁股上,皮开肉绽,面目狰狞,凄厉的喊叫响彻云霄。

  叶伯简自诩文人,平时最注重礼仪和面子。

  现在面子和里子都没了。

  静心庵这事,也许有人不知道其中猫腻,但是同时有三位世家小姐遭受这样的事,绝对不仅仅是三例这么简单。

  金家小姐和宋家小姐在家里的处境不好,遇到这样的情况情有可原。

  可是叶云瑶不一样啊!

  侯府嫡女!

  镇国公府的侄女!

  小小的静心庵竟然磋磨她?

  这要说背后没有侯府里的人在背后推动,谁信啊?

  背后是谁,也不难猜。

  顾容是叶云瑶的亲娘,亲娘可不会磋磨自己的女儿。

  侯府也就三个主人。

  叶伯简,顾容,还有那位……风评不好的太夫人。

  这事也确实是尖酸刻薄的太夫人能干出来的事!

  叶伯简知不知道,这件事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打完了板子,叶伯简半死不活的被小厮抬了回去。

  叶净月扶着叶云瑶一起回去。

  刚走到侯府门口。

  里面就冲出来一个激动的身影。

  “儿啊!我的儿啊!你受苦了啊!”

  叶伯简被打的皮开肉绽,虚弱的直哼哼,根本无法回应。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