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猛进的韩国漫画,如今迎来了寒冬期?

影子 167 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动画学术趴 (ID:babblers),作者:马都卡,编辑:Pel ,头图来自:《梨太院Clss》

韩国网络漫画近年掀起热潮,Piccoma成为最赚钱漫画平台,漫改影视《心灵的声音》《他人即地狱》《独行月球》爆火,影视改编和商业扩张成绩让全球漫画行业为之艳羡。最近,韩国某论坛一篇关于“韩漫寒冬”现象的帖子却引起热议,经过多方转载后这一话题也被韩国网漫读者广泛讨论。

在中国,除了少数相关从业者,很多人其实对韩漫并不了解——不同圈层的读者总是在不同阶段形成各种有关韩漫的刻板印象……“没有分镜的无脑条漫”“内涵劲爆的成人漫画”“揭露人性的剧情漫画”“设定雷同的网文漫画”,究竟什么才是韩国网漫的真面目?本文试图从“市场现状”“付费模式”和“引进历程”三个方面,初步带大家了解韩国漫画的商业生态和创作源流。也欢迎读者和从业者在评论区讨论指正。

从火爆到衰颓

2022年末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韩国网漫(webtoon)市场销售额达到了1万5660亿韩元(约人民币84亿),比2020年增加了48.6%,和2017年的3799亿韩元相比是4.1倍,且连续四年保持增长。实际上,韩国网漫市场创造出的这一连串惊人数据也是多方作用的结果。

网漫市场规模估计(数据来源: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

首先,2020年开始新冠疫情导致韩国政府发布了一连串社交禁令,延长了人们的线上生活时间,网漫同流媒体、网络小说一样从中受益。在MAU(月活跃用户数)与销售额大幅上涨后,以Naver和Kakao为代表常年将网漫事业当副业经营的科技巨头看到了商机,开始大规模投资国内网漫制作公司和海外网漫网文平台,加快了韩国网漫市场向全球扩张的脚步。

其次,2020年《梨泰院Class》《惊奇的传闻》《甜蜜家园》这三部年度爆款漫改剧引起影视行业巨头高度关注,此后几年漫改剧占全年播出的电视剧、网播剧的比例逐渐上升。Netflix投资的韩剧《僵尸校园》《地狱公使》成绩斐然,借机带动了原作网漫的销售额和讨论度,比如《地狱公使》在剧集上线之后,原作网漫的平均每周浏览量增长了约 22 倍,平均每周付费用户数增长了约 14 倍。2022年,韩国本土流媒体平台Watcha甚至建立了自己的网漫平台,付费会员可免费阅读平台上的所有网漫,可以说是将IP从源头起就抓在手中。

漫改剧《惊奇的传闻》最高收视率达到11%,刷新了OCN频道历史记录

除了上述原因,长期将网漫作为文化产业其中一小部分进行扶持的韩国政府,也在看到机遇后决心将网漫打造成“韩流”的重要对外输出部分,加大了资金和政策的扶持力度,大量中小型网漫制作公司、发行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产业规模不断扩大。

但是到了2023年,从行业内数据来看,曾经捷报频传的韩国网漫市场却一下步入衰颓,尽管各网漫平台的销售额仍保持着增加态势,但增速明显放缓。电子书平台RIDI在2022年销售额达到2211亿韩元,同比增加了19%,这一年依然出现了360亿韩元的亏损,和上一年相比亏损扩大了70%,只好通过出售子公司来保持整体的盈余。市场占有率最高的Naver和Kakao也因为海外投资收益不及预期,网漫业务整体呈现亏损状态。

电子书平台RIDI的营业收入增长率连年下降

今年年初,一篇由网漫发行公司Toon Plus代表李勋荣(音译)撰写的专栏文章在标题便指出:2023年是网漫行业增长率放缓和停滞期的开始。他认为韩国网漫市场的衰颓——根本原因不在于利好线上消费的新冠疫情结束,而是读者对网漫的付费意愿普遍降低,且以下两点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爆炸式增长的网漫数量让读者出现“选择困难症”;

读者开始厌倦千篇一律的内容,尤其是由网络小说改编的漫画,从题材到作画风格都表现出高度相似的特征。

在Naver Webtoon有连载记录的网漫,仅2023年上半年的数量就超过了2021年全年

这篇文章虽然发表于今年1月,但是5月被韩国某论坛转载后,短时间内被多方转发,引发网漫读者的强烈共鸣,许多人在评论区谈到对新作质量和创作趋势的强烈不满。

在差不多的时间里还发生了两件事。一是韩国前总统文在寅在个人SNS上推荐连载了7年的网漫《双甲路边摊》并盛赞网漫已是韩流的重要部分,印证了韩国网漫已被广泛认为是韩国文化产业重要组成部分的现状。

《双甲路边摊》曾获得2017年韩国漫画大赏并被改编为同名电视剧,连载至今累积阅读量高达1.9亿次

二是Naver Webtoon推出的网文改编新作《与神一起回归的骑士王》(신과함께 돌아온 기사왕님)爆发争议,该漫画疑似使用AI技术直接生成图像,被认为抄袭日本动画《无职转生》,这件事体现出两种困境:

对于新兴的AI技术能否大规模应用于网漫创作,在短时间内平台/机构/工作室、创作者、读者三方的意见很难达成统一;

韩国网漫行业仍然缺乏专业性较强的责任编辑,以至于每年都有新作刚一上线就被读者发现有抄袭嫌疑并进行抵制。

《与神一起回归的骑士王》

第一话部分内容构图与《无职转生》高度相似

从免费到付费

谈过韩国网漫市场的现状,就不得不再讲讲这个市场的发展过程。

在时间节点上,韩国网漫的诞生与韩国网游的人气爆发很接近,都离不开互联网在韩国高速发展的社会背景。1998年金大中就任韩国总统后推行了一系列信息产业发展政策,这也为网漫在韩国的发展与普及创造了良好环境。

就在这一年,第一代网漫《Snow Cat》(스노우캣)和《Marine Blues》(마린블루스,中文单行本译为《海胆君》)相继开始在个人网站连载,有出版社注意到这些漫画在作者个人网站上反响不错,便将其集结出版。此后相当长的时间里,网漫都延续了这种模式——完全免费阅读,人气不错的情况下出版实体书,作者再赚取版税。

《Marine Blues》中文单行本封面

这类作品还有一个特征,就是以卡通角色的日常为主要内容,作者可以通过授权角色开发赚取收益。总之,网漫收益不在于漫画本身,日后以网漫为中心打造的“IP价值链”这一商业模式,在此时仅有一个开始。

2022年《Marine Blues》也与时俱进地开展起NFT业务

2003年,Daum Webtoon(今天的Kakao Webtoon)的建立为浪迹论坛、博客、个人网站等互联网各个角落的自由创作者提供了去处——因为有了平台支付的稿费,“网漫作家”从爱好变成了职业。同年,姜草的《纯情漫画》(순정만화,中文单行本译为《暗恋》)开始在该平台连载,很快就火遍全网,让许多网民就此成为网漫读者,这部超人气作品也为纵向全彩、长篇叙事的网漫创作基本形式奠定了基调。2008年《纯情漫画》被改编为真人电影,为网漫的影视化热潮添了一把火。改编授权费对于当时以稿费为主要收入的创作者来说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还能借此扩大知名度。

如今看来画风和故事都比较质朴的《纯情漫画》在当年却是现象级作品

此后的十年时间里,网漫平台几乎均为门户网站旗下业务,主要用来增加读者使用门户网站的频率,培养门户网站用户的网漫阅读习惯。2011年Daum曾短暂尝试付费业务,但在付费效果不理想的情况下终止。Naver则提出了“PPS计划”(Page Profit Share),在每一话下方插入广告,将广告收益分给作者。也是在这十年的竞争中,一些网漫平台随运营方的主营业务宣告结束,陆续退出历史舞台(比如雅虎退出韩国市场、门户网站Paran关停),逐渐形成Naver和Daum这两大巨头垄断的行业格局。

两大巨头Naver和Daum,在2021年Daum网漫重组后变成了Naver和Kakao

2010年通讯公司SK Telecom旗下的网漫平台Toondosi率先尝试“付费抢先看”模式(付费提前看即将转为免费的章节),但该平台人气较低未能在业内掀起浪花。直到2013年,在社交媒体上造势许久的Lezhin Comics(来真)正式上线,尽管采用了付费阅读模式,但依旧大受读者欢迎,这标志着韩国网漫从完全免费的时代步入了付费阅读时代。

Lezhin Comics(来真)早期作品

Lezhin之所以能创造出这样的局面,源于它创立初期极力强调的创作自由度和面向成年读者的特色服务,这都是门户网站起家、面向全年龄层所有读者群的其他网漫平台所做不到的。专注于服务成年男性读者的Toptoon(顶通)也于同年成立,这两个平台都在短时间内成为新兴互联网企业中的成功案例,科技巨头Naver和Kakao受此启发(2014年Daum Webtoon的运营公司Daum通讯和Kakao合并后,业务全部迁到Kakao名下),也尝试用“付费抢先看”培养读者的付费习惯,试图将长期亏本的网漫事业转化为盈利业务。也是从2014年开始,Naver在海外设立网漫平台,试图用完全免费模式在韩国之外培养网漫读者。

同样在这一年上线的Kakao旗下产品KakaoPage,主要提供网漫和网文服务,却差点因为盈利模式不完善给作者开出空头支票而关门大吉。在危急时刻,拯救了这个平台的是一部名为《月光雕刻师》的网络小说,这也为KakaoPage指明了发展方向。2015年,KakaoPage提出“Novel Comics”的概念,积极推进人气网络小说的网漫化,在尝试过程中,分别以《月光雕刻师》和《皇帝的独生女》这两部网漫确定了男性读者偏好网游升级、女性读者偏好欧风言情的流行趋势。

如今的KakaoPage是一个集网漫、网文、视频、互动游戏于一体的多媒体娱乐平台

《月光雕刻师》小说与网漫

此后,2017年的《某天成为公主》由小说插画师Spoon负责作画,热销韩国海内外,由此开启了欧风言情题材的“画风内卷时代”;2018年的《我独自升级》火遍全球,完结前夕全球累积阅读量超过140亿次,完结后热度依然不减,并顺利迎来在日本的动画化;《金秘书怎么突然这样》《社内相亲》完结后改编的热播电视剧带动了原作小说和改编网漫的销量,都市言情类网漫的影视化项目开始逐年增加。

《某天成为公主》与《我独自升级》

从这些大获成功的案例中,平台、代理商、工作室发现了一整套低风险高回报的公式,并乐此不疲沿用至今。可大致总结为:

对于欧风言情题材,尽可能找插画师来确保精美的画风,完全无视插画和漫画的本质差异,大量使用贴图素材和商用模型,于是在西方读者群中出现了“Castle-nim”这个名梗——指韩国网漫中被多部作品使用的城堡素材。

Castle-nim

对于网游升级题材,大量使用极具气势的纵向全景构图制造阅读时的爽快感,读者阅读时一格内容要滑两下,每一话都以动作和情绪主导,往往不能为情节发展提供太多有效信息。

被改编为网漫的原作大多选择在网络小说中泛滥的“回凭还”(회빙환)——回归(회귀)、附身(빙의)、转生(환생),在这三大类型的基础上衍生出“任务窗”、“恶役”、“偏执狂”等流行要素

除了作品类型倾向,KakaoPage在2014年提出的“等免”模式(等待一定的时间可以免费阅读一话付费章节,最新5-10话无法免费阅读)也深深影响了韩国网漫市场的付费模式。在Naver和Daum为完结漫画引入类似“等免”的模式后,实际收益明显高于完全付费模式。大部分新作都遵循这样一套流程:连载期间,读者可以选择付费看最新章节,完结后的一段时间内可以免费读完整部漫画,之后该漫画会转为付费+等免模式,这样一套流程既让习惯了免费阅读的读者能够接受,也尽可能保障了作者的收入。也是凭着这套模式,Kakao在日本设立的网漫平台Piccoma大获成功。

Piccoma

从汉化到引进

中国读者对韩国网漫并不陌生,但是在发展趋势的影响下,整体认知总是有一定偏差。

正如前文所言,韩国网漫的诞生与成长离不开互联网的发展变化,在中国的传播方式同样如此。进入中国较早的一批韩国网漫,是新浪微博上线后广泛流传的“内涵漫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由博主妖妖小精翻译的“色系军团”系列,实际上是对许多个人网站、新闻报纸网站的漫画栏目进行无授权转载。这类漫画主要是四格或六格短篇,以成人向幽默讽刺为主要内容。

梁英淳的《我色气歌》是“色系军团”系列的“主力军”

其中一些网漫的创作时间要比转载时间早好几年,当时网漫平台尚未成型、创作内容形式都不规范,此类“内涵漫画”也是网漫的众多形态之一。这就导致中国读者在一段时间里的认知是“韩国网漫=内涵漫画”,直到剧情类网漫大规模传入,这种印象才发生变化。

2012年,首家韩漫版权代理商美蓝漫城出现,引进了一部分Naver和Daum的人气作品,在腾讯动漫、有妖气连载,与后来成立的快看漫画、新浪微漫画、网易云阅读也有合作。其中最知名的便是姜草的《公寓》《照明商店》,姜草就此成为很多读者首次接触到的韩国剧情类网漫作者,以至于后来一说起韩国网漫很多人便会立刻想到姜草。

姜草漫画

两年后美蓝漫城建立了自己的网漫平台,最初以免费形式发布,连载一段时间后开始收费,但此时中国读者的付费意识还不够强,该平台坚持没多久便关停,绝大多数漫画在版权到期后不再续约,中文版自此绝版。

美蓝漫城后来改名为多蕴漫画,主营业务依然是韩漫版权代理,但为了赚差价往往将原作一话剪成两话,于是一百话的漫画被强行拆成两百话,不明真相的读者还以为作者是在“水剧情”。好在后来韩国版权方都是与中国平台直接签订版权合同,或者在中国建立直营平台,这种现象明显减少。

不知是否受美蓝漫城带起的韩漫阅读风潮影响,2013年,颇具规模的韩漫汉化组“晴天汉化组”“网漫吧汉化组”相继成立,前者译制了《僵尸校园》(当时叫《极度恐慌》),后者则译制了《狂野少女》《高校之神》《心灵的声音》等多部Naver人气漫画。这两家汉化组活跃没多久便迎来了韩国网漫的大规模正版化,但汉化组的辛勤付出也为韩漫直营平台培养出了第一批读者。

《狂野少女》一度以汉化组译名《油腻的师姐》为读者所知 

2014年,Naver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推出了Line Webtoon简体中文服务,受政策影响于2016年重组为咚漫漫画。Kakao始终保持和本土网漫平台合作,直到2021年与腾讯合资推出的PODO漫画上线。

咚漫引进的大量优质作品带来了一股韩漫阅读新风,积极推进新作的中韩同步连载,使平台读者对韩国网漫的印象与韩国本土读者基本接近。但此时快看漫画、大角虫漫画等本土平台十分强势,加上中韩关系逐渐紧张,少有人注意到这样一个新兴的正版网漫平台。后来咚漫试图利用人气网漫改编的韩剧拉拢韩流爱好者,也尝试过培养本土作者来拉拢国漫读者,出现过诸如《女神降临》《看脸时代》这样的爆款,但效果始终有限,平台影响力不足,有太多优秀作品不为国内众多漫画读者所知。

拥有大量正版独家韩漫资源的咚漫和PODO

提供男性向成人网漫服务的Toptoon也开通了繁体中文服务,被大规模盗版后开始在中文互联网流行,再加上女性向汉化组积极译制Lezhin、Bomtoon上的成人向BL漫画,结果相当一部分中国读者对韩国网漫的认知是“韩国网漫=成人漫画”。

近几年,中国本土网漫平台和韩国那边一样注意到了低风险高回报的公式——于是网文改编的网漫被大量引进,依靠本土网漫平台自身的影响力开始流行。除此之外,这类快餐网漫与短视频的形式相当契合,通过漫画解说等“二次创作”被进一步传播,许多不看漫画的人被转化成网漫读者,比起精彩的剧情更热衷精致的画风,比起合理的情节更热衷新奇的设定。

为了生存,像咚漫、PODO这样的韩漫直营平台也大量引进销量更好的网文改编作品,译制人员终究有限,原创网漫的引进数量只能一减再减,口碑佳作自然就无法与中国读者见面。至此,中国读者的认知又变成了“韩国网漫=网文改编的漫画”。

在韩国有31万读者订阅的篮球题材网漫《垃圾时间》,中文版因为人气过低停止更新,是众多优质原创韩漫被引进后不得不面临的结局

笔者认为,尽管韩国漫画最近开始止步不前甚至走下坡路,但上升期不会永远存在,这是必然降临的考验,这场寒冬期是在给平台和发行方敲响警钟——漫画创作不是完全的商业行为,要尊重创作的客观规律。李勋荣也在文章结尾提到,虽然利润增长率在下降,但免费部分的数据并未受到太大影响,说明韩国读者对本土网漫仍心怀希望。如果利用资本控制网漫创作大方向的平台与发行方能及时反省并纠正自身问题,相信网漫市场的走向会尽快转好。

传统的出版漫画界由出版社主导,更注重内容的经营,而网漫因为与互联网联系紧密,常年来都是科技公司主导市场发展,在平台运营上难免习惯于以数据为导向。过去任作者自由发挥创作的时代,偶有神作出现但平均质量低下;如今流水线量产模式大行其道,平均质量上去了,却越来越趋向平庸。根本原因还是漫画相关的专业人士不足,尤其是每年都会频繁出现的抄袭事件和大量虎头蛇尾之作,证明网漫行业不仅需要专业的作者,更需要专业的编辑。这两年相关政策被不断落实,专业院校、培训机构也越来越多,人才培养非一朝一夕的事,业界仍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她的六项原则》(그녀의 육하원칙)抄袭同平台人气作品《少女的审判》是近几年来最荒唐的抄袭事件

对于包括中国读者在内的海外读者来说,所能做的同样也只有等待。只是最近笔者看着各中文平台的每月新作名单,对于是否还有机会看到更多优质原创韩漫的中文版,愈加感到前途渺茫。

今年上半年,只有番茄小说这个网漫行业新手带来了数部优质韩漫,如SF Award大奖得主、太空题材网漫《奥德赛号,出发!》,结合韩国近代历史进程与个人悲剧史的《李铁柱的悲惨故事》,韩国漫画大赏得主、独特的萨满神话奇幻剧《神记录》,引进过中文实体书的《马当家的饭桌》系列后两部……但这些已经是七八年前甚至十年前的漫画了,而且本质上,是通过番茄运营方字节跳动和韩国内容公司Kidari Studio的商业合作,混进大量打包到番茄韩漫中的意外之宝。加上韩漫在番茄上实在过于低调,很难被人看到。

《奥德赛号,出发!》是一部兼具浪漫宇宙情怀和硬科幻氛围的韩国科幻网漫,最终得到了SF Award评委一致认可

无论如何,笔者还是希望能有更多如上文列举的优秀作品,被更多读者看见,从而纠正大多读者的偏见。那么,从“内涵漫画”“成人漫画”再到“欧风言情”“网游升级”,什么才是对于韩国网漫毫无偏见的、正确的认知呢?笔者也无法给出确切答案,只是希望有朝一日在提到韩国网漫时,每个人都能想到打动过自己的作品,给出属于自己的答案。

参考资料:

웹툰시장 연매출 1.5조 돌파…5년새 4배 성장https://www.ezyeconomy.com/news/articleView.html?idxno=121354매출 늘었지만 여전한 적자 네이버 웹툰 사업…적자폭은 줄어들어https://www.mk.co.kr/news/business/107305512023년 웹툰 산업 전망 - 성장률 둔화와 침체기의 시작https://www.kmas.or.kr/webzine/column/2022120034AI로 후보정 작업한 웹툰에 쏟아진 별점 테러…고민 깊은 만화계https://www.yna.co.kr/view/AKR20230523168600005한국 웹툰 플랫폼의 역사와 그 대표작들 총정리https://ppss.kr/archives/61780웹툰에 왜 수익모델이 없을까http://www.businesspost.co.kr/BP?command=naver&num=3744韩门户DAUM网络漫画登陆中国在线阅读平台https://en.yna.co.kr/view/ACK20150414001900881韩国漫画变现观察:Kakao漫画付费年入31亿元   https://zhuanlan.zhihu.com/p/35262597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动画学术趴 (ID:babblers),作者:马都卡,编辑:Pel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