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老公给他女儿买房,二婚老公一直给女儿钱

yingzi 348 0

1

借着中午午休的空档,郝玫拿起手机,在某宝上货比三家。

她惦记着天凉了,给他孩子小军买个羽绒衣。这时候,手机里面忽然蹦出来某行的一条扣费通告。

数据显示,老贾的储蓄卡在某一个大型商场被消费没了将进一万元。

这个卡,就是他们用以家庭支出的专用卡,用卡人是老贾,但短信提醒也关联有郝玫手机号。

郝玫瞪着眼睛那一条信息,内心火容易上火下。

他们是二婚,薪水并不是很高,还要养分别头婚和现在孩子,经济情况真令人担忧。

郝玫买一颗菜都要货比三家,可老贾连招乎都不打就要花出那么一大笔钱,确实让郝玫生气。

郝玫竭力压制住满腔怒火,给老贾拨通手机:“你刚刚用什么了,花掉了类似一万块。”

老贾的语气没有一丝怯弱,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给贾慧购买了台电脑,她放假网上上课得用。”

郝玫的面容阴郁得能滴出水量来:“你们不是同意过我,之后出的钱只需超出一千,都会先跟我商量,为何说话不算数?”

老贾吱吱作响唔唔:“哦,原本,本来我也没打算买,恰好一个同事要给他孩子买。他这里了解有些人,买在一起划得来,我就买了。”

郝玫气得火冒三丈,老贾已经不是第一次不和她商议,就给女儿买贵重的物品了。

前不久老贾曾经说过,由于疫情原因,院校很有可能会先寒假放假,贾慧要在家里面网上上课。她那一个旧手机性能不好,网速慢,他决定工资到账给她买台新计算机。

那时候郝玫也不允许,说小朋友上一个网络课程哪使用的着买新计算机。

他的闺女菲菲都快要上中学了,补课费兴趣班哪一样不用花钱,她不省着点花,菲菲该怎么办?

那时候老贾没吱声,郝玫以为他是听进去。

想不到才放假第一天,他便迫不及待的为他女儿购买了,并且事前两个屁也没放,这明明就是没有把她当回事。

郝玫内心跟明镜似的,他提前不用说便是担心郝玫抵制,所以才再来一个自作主张。

郝玫憋了一肚子火,也没心再为小军挑衣服了,她就等回家了非跟老贾掰扯掰扯不能。

二婚老公给他女儿买房,二婚老公一直给女儿钱-第1张图片

2

了解老贾那时候,郝玫早已在娘家住整整的三年。弟媳的面容拉得跟吉林长白山一样,一天到晚话里话外的说孩子长大了两个她的房间也没有。

郝玫心里清楚,弟媳这也是嫌弃她占娘家的地方,想赶她走。

可郝玫人穷志不穷,她若是有一丁点方法,早已租房子搬出来了,何至于天天看高清弟媳脸色。

离婚的时候,前任老公不顾一切地和她争女儿的孩子抚养权。但是他扭头和小/三完婚生下儿子后,儿子小军在他眼中也就成了一棵草。

他就把小军丢给爷爷奶奶,跟新老婆新孩子过新日常生活来到,对小军不闻不问,钱也基本上出不来一分。

前公公婆婆都七十多了,养小军也是心多而力并不是。

郝玫做为妈妈,不太可能无论小军。可她薪水,就够保持她母子俩的花销,根本就没有余钱租房。

恰巧此刻,有些人给他阐述了老贾,老贾钱赚得很少,但是好在有房子,一个女儿跟妻子日常生活。

接触几次之后,郝玫便对老贾好感度增长。

去吃饭时,它会照料郝玫口味,阴雨天气他会开着他这小破车来接她。他还记得她经期,总是跟她说别太疲劳不能碰冷水,还给她熬姜汤红糖水。

老贾对他就越好,她越感觉自己的标准不配老贾,她没房没车还不起有个儿子得养。老贾却这样说他不在意,只需郝玫想要,他肯给她养儿子。

郝玫心里面,泛起逐层温暖。

而真正触动郝玫的,是老贾对她闺女贾慧事无巨细的关心和照顾。有她前任老公作烘托,郝玫感觉老贾是个绝世好男人。

于是便嫁给一个。

结婚后,她们的确度过了一段浪漫的日子。老贾对他贴心周全,她给小军购物,他从来不说啥还叮嘱她多买一些。小军有时到他家来,他就亲自下厨有吃有喝地接待。

可自打生下女儿菲菲后,彼此之间也就有了空隙。

老贾各个方面都很好,就是太惯着他那闺女贾慧。

在老贾眼中,闺女贾慧是他的命,总想把心都掏给她,自然花起钱来也毫不保留。之前郝玫也不说啥,可现在家里多了一个小孩,经济发展便开始告急。

她生活上有能省就省,并不是太热了不好,中央空调压根都舍不得开。一年到头连一件新衣服都舍不得花钱,护肤产品也就只有一瓶老大。

日子不大好过,郝玫就希望老贾能适度往她这里偏一点。可老贾仍然独来独往,给贾慧花起钱眼都不眨。

郝玫心里就会尤其难受,她将绝大多数薪水与精力都用在了这一家中。老贾的大多数想法,却都用在了贾慧的身上。

她和老贾提出要求,给贾慧掏钱超出一千块,务必和她商议。老贾嘴边同意,可一直都是外甥打灯笼,依旧。

例如上年,他不吭一声便给贾慧买了辆跑车,说成便捷她交通出行,可那车贾慧一共跑的频次不得超过三次。

又比如,2个月前,又花掉了二千多给贾慧购买了一副网球拍,说成让其锻炼颈椎,结论也是新鲜的几次之后置若罔闻。

这次他吭都不吭一声,就给女儿花掉了那么一大笔钱。郝玫的肉痛,心更疼。

3

夜里,憋了一肚子火的郝玫质疑老贾,为何不打招呼就给女儿买了一台计算机。

老贾有点儿厌烦:“并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与同事购买到一起能便宜一些。”

郝玫立刻爆火:“你这个又叫和我说过了?你这个明明就是自作主张,你的心里是否还有我与菲菲,有没有这个家?”

老贾也火了:“那不就一台电脑吗,我为什么揪着不放。我是孩子亲爸,给孩子买台电脑怎么啦,我如果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管,我算是个体吗?”

郝玫愣了一下,她想到自己曾在老贾眼前,龇牙咧嘴骂前任老公无论小军算不上本人得话,禁不住有一些词穷。

诸多心态辗压心中,她对着老贾喊道:“你同样是菲菲的亲爸,对他就没有责任没有责任吗?你如果赚得多我也就不讲了,可是你一个月就挣那样好几千,你把钱都给贾慧花掉了,菲菲该怎么办?”

老贾的气魄显著弱出来:“菲菲这不还钱小嘛,毫无疑问先要紧着重要的去。”

郝玫真无语了,菲菲年纪还小,讲得就和菲菲变大,他立马就能取出一大笔钱来一样。

再讲,菲菲也不小了,都上五年级了,如果没考上重点初中,不可一大笔择校费吗?

并且,为了能在附近选学校,她也想改套房子,也有彼此老年人,那么多花钱的地方,他怎么就不了解心急?

二婚老公给他女儿买房,二婚老公一直给女儿钱-第2张图片

4

第二天夜里吃饭时,郝玫假装轻描淡写的模样说:“快给我转点钱,我觉得给菲菲报一个绘画班,女生多塑造个兴趣爱好,长大了就多一条就业方法。”

谁知老贾还没有张口,菲菲就来了一句:“妈,我不想上绘画班,有一个舞蹈培训班就已经够我忙碌的了,学校里面课过紧,我没时间。”

老贾仿佛患上赦免令一样,头差点儿点至桌子去:“对,对,课程那么忙,别给小孩这么大压力……”

郝玫把木筷“啪”地一声掷在桌上:“你究竟是不是亲爸,给小孩花钱报个班都舍不得,你当爹的责任和义务去哪儿了……”

菲菲吓的赶快插嘴:“妈,无怨爸,是我真的不想上。”

郝玫急得推了菲菲一把:“这个蠢小丫头你懂不懂,你爸爸把钱都花在了他那个闺女的身上,那时候两个毛都不给你剩余……”

老贾铁青色着脸吼了一声:“给贾慧购物有什么错,你当妈妈的怎样教育孩子的,你跟孩子说的这叫什么话!”

好好地一顿饭,整得撕破脸皮。

郝玫急得伤脑,好呀,你们不是对自己的女儿好么,我干啥辜负我孩子,这个家庭也不是我一个人的。

她马上点开手机,给小军下单了一件一千多元的品牌羽绒服。

她猛然又想起,小军也需要网上上课,它用手机还是她去年花一千多买了低端机,跟老贾相比,她认为她这个妈当的很不过关。

第二天,她便在街上花掉了几千给小军购买了一部iPhone,现场通电话使他过来拿。

小军看见手机上激动得双眼放光,随后又害怕的说:“妈,你真的没必要帮我买那么贵的手机,上年那一个还可以用,我害怕贾叔了解不会开心……”

郝玫内心一阵悲伤,那么乖孩子,他那个这该死的爹却不知心痛。

她笑笑说:“没事儿,他明白,妈又让你买了件羽绒衣,这几天就应当到,你注意查收。”

送行小军离开,郝玫内心五味杂陈,但更多的是一种报仇快感。

她取决于,之后只需老贾给贾慧掏钱,她给小军花。她的孩子都是亲生,为何低人一等。

菲菲需要缴纳教材费了,买什么东西了,给同学生日日送礼物了,郝玫都只有一句话:和你爸说。

此外,家里水电气燃气费物业管理费,也有柴米油盐和日常生活用品,郝玫都是能让她交就让他们交,能让她买就让他们买。

尽管老贾总是给,但郝玫能从他的动作表情眼神中看得出,他对他愈来愈不满意,愈来愈看不上。

可郝玫不在意,只需守住了钱袋,她管那张脸是黑是白。

5

这一天是礼拜天,郝玫在公司值勤,下午吃饭时,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请问你是贾菲妈妈吗?”

郝玫心一下子提及了嗓子眼儿,谨小慎微的说:“我就是,怎么啦?”

“我们都是某某某公安局,你女儿贾菲出了点事,麻烦你马上过来一趟。”

郝玫心立刻泛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出门之前菲菲和她说一会儿要去同学家做作业,下午不回来了用餐,为什么就到公安局了啦?

她急匆匆给老贾打来电话,两个人一前一后赶来公安局。

此刻她们才发现,菲菲和她一个同学一起去一家火锅店里打杂,被一个小痞子毛手毛脚。菲菲一肚子气跟那无赖扭打起来,那伙人掀了餐桌,有顾客报警求助,因此彼此被请到了公安局。

菲菲虽然只是十一岁,可个子早已类似一米六,看上去早已是个婀娜多姿的美少女。

郝玫痛彻心扉,她当做眼睛一样痛的闺女,那么小的年龄居然赶去餐馆赚钱,差点遭到不堪的凌虐。

她抖着响声问菲菲:“你为什么要打杂,家中缺你吃缺你喝了吗,你要什么父母并没有让你……”

菲菲低下头一言不发。

老贾问跟菲菲一起的女孩儿:“你跟叔叔讲讲,为什么要来打杂?”

小女孩转头看一下菲菲,吞吞吐吐地开口。

原先,小女孩爸爸妈妈离婚,两人谁也不要她,将她丢给姥姥。学校要求定新校服,老师叫报考,小女孩想购买又没钱,菲菲说她们家也没钱。因此两个小姑娘一拍即合,确定礼拜天打杂赚钱买新校服。

郝玫心里面像把刀将滚动,学生校服这个事情他知道。

教导主任在群里发了通告,让随意报考缴费。那时候郝玫有意当老贾面,问菲菲买还是不买,菲菲说想购买。

原本以为老贾也在微信群里,即然小孩想购买,他一定会给教导主任交费,以后就把这事给忘了。

老贾也悔到不行:“之前老师发在群里信息,全是你在管,我以为你会去交,也没操劳这件事情。你觉得你跟我怄的什么气,让孩子们遭这罪!”

郝玫心疼死了,她拽着菲菲的小手双眼含着泪:“父母忘记了这件事情,你怎么不想呢,你那么小,谁叫你出去挣钱了?”

菲菲啜泣着道:“我明白我们家没有钱,你得养小军大哥,爸爸要养贾慧亲姐姐,每一次一提钱你们俩就争吵……”

郝玫看过老贾一眼,内心跟放进了两根冰棱子一样,又冷又痛。

老贾也颓唐地低下头。

二婚老公给他女儿买房,二婚老公一直给女儿钱-第3张图片

6

晚上,等菲菲躺下了,老贾叹一口气说:“我们俩就不要那样相互之间对着干了,那样对着干有是什么意思呢,受伤的不是咱的小孩?”

郝玫含着泪没吱声,内心反被无尽害怕包围着。

她没想过,一旦菲菲真发生了什么事,她这当妈妈的是否还能生存下去。

老贾皱了皱眉头却说:“我之前做出来的也不对,我总以为我离婚真的对不起贾慧,就要多赔偿她点,忽视了你与菲菲,我之后留意。

今日的事情,贾慧知道了,她责怪我没照料好妹妹乐队。还说你其实对他也不错,这些年我给她买吃的穿的衣服使用的,你没说啥。她也埋怨我计算机被坑了,就上一个网络课程,三四千的还能用。也有之前买了这些东西也没有太大的用途,如今想想也是这个理,就是我考虑不周全……”

郝玫心里也是很不是滋味,这些年老贾做出来的确实够好,她减压小军他从未二话。

她是看他对于贾慧太棒了心里不平衡,因此也尽自己所能贴补小军,并且想尽一切办法去搜刮老贾,没想到最后受伤害最深的却是他们共同的孩子。

郝玫耳边响起那天小军的话:“妈,你没必要给我买这么贵的手机,贾叔对我已经够好了,至少比我爸好。每次我去家里,他都好吃好喝的招待,你给我钱给我买东西他也不说啥,你别让他不高兴。”

郝玫感觉面颊发烫,愧疚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她活了这么多年,竟还没有两个上高中的孩子有格局。孩子们尚且懂得为别人考虑,而她却因为一己私利和那点不平衡,差点把亲生的孩子逼到了刀尖上。

她流着泪对老贾说:“贾慧那边,你也别亏待了孩子,即使离婚了,你也是她亲爹。我这边也一样,我永远是小军的亲妈。我们放不下前边的孩子没有错,但也不能忽略了眼前的孩子。”

老贾使劲点了点头,他揽过郝玫的肩,用粗糙的大手替她抹去脸上的泪。

婚姻不易,能过到一起的二婚更不易。夫妻双方如果都能够换位思考,试着去真正关心接纳对方的孩子,二婚也能在柴米油盐中开出灿烂的花。

郝敏站在阳台往外看,天上繁星闪烁,像钻石一样镶嵌在广袤无垠的夜空,她的心境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开阔,明天将又是一个艳阳天。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