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和贾跃亭还有关系吗,ff贾跃亭是怎么回事

小孩 12 0

ff和贾跃亭还有关系吗,ff贾跃亭是怎么回事-第1张图片

文/王慧莹

编写/周晓奇

贾跃亭又帮法拉第未来融到钱了。

11月14日,法拉第未来(下称:FF)公布与资本管理服务中心Yorkville Advisors Global, LP的一家关联企业达到一个新的预留总股本授信额度协议书。

据了解,以上投资人的原始承诺是项目投资2亿美金,可是可以根据法拉第未来的挑选增至3.5亿美金。法拉第未来在一份公告中表明,本次协议书将显著提升法拉第未来的会计协调能力,并持续推进FF 91的量产。

不容置疑,一个新的融资依然就是为了FF量产交货打下基础,仅仅销售市场交给贾跃亭和FF的时间也越来越低。

ff和贾跃亭还有关系吗,ff贾跃亭是怎么回事-第2张图片

彩色图库FF官博

贾跃亭的身上不缺少关心。乐视大厦坍塌以后,贾跃亭便把FF视作他逆袭的机遇,也是一线希望。

从2014年创立,精准定位下一个“特斯拉汽车”,到备受瞩目,借壳,贾跃亭的“饼”越画越多,FF却一直孕妇难产。

FF内部员工的动荡不安亦是其车辆业务流程不如意的关键因素,贾跃亭也一直是政治斗争的主人公。

在今年的4月份,贾跃亭被FF董事会解除执政官职位,其贾跃亭的外甥王佳伟已经从FF辞职,没多久,贾跃亭也带着新融资“杀”了回去,并坦言,“政治改革、回归正轨,这也是FF又一个重要转折点。”

令外部疑惑的是,无论贾跃亭造成考试成绩怎样,总会有人为他的理想付钱。孙宏斌、许家印都曾经是贾跃亭的“白衣骑士”。

仅仅,现今融资针对斥资非常大的造成企业来说更像九牛一毛。间距FF原本定交付生活过去五年,这五年里,新能源车销售市场经历过很大的变化。特斯拉市值破万亿元,“蔚小理”也陆续发售,并跑出来诸多自主品牌。

理想终归并没有照进现实,贾跃亭也即将“山穷水尽”。

1、融资手,阴谋家

绝大多数与其说打了交道了的人都能诧异贾跃亭的率真随和,他脸部好像会一直挂在笑容。他不怎么会拒绝人,即便是被过路人拦住合照。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个性化率真随和、擅长社交的贾跃亭使他一直贵人扶持,即便FF新能源电动车到现在还没有能跑到街上。

前不久,又有资本为贾跃亭的“造成梦”付钱了。

据FF公布,它与资本管理服务中心Yorkville Advisors Global,LP的一家关联企业达到一个新的预留总股本授信额度协议书,假如协议书最后尘埃落定,本次FF最多可得到3.5亿美元融资。

ff和贾跃亭还有关系吗,ff贾跃亭是怎么回事-第3张图片

按照FF的设想,该笔资产仍然是推动FF 91量产的关键所在。可以这么说,新一轮的融资再度为贾跃亭的心愿续了命。

这个不是贾跃亭第一次“复活”,也许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先前二位房产大亨出手相救故事仍记忆犹新。

2017年,乐视汽车危难之际,贾跃亭找到融创中国老总孙宏斌做“老实人接盘”。只是使用了36天,贾跃亭就获得160亿人民币项目投资。2018年,广州恒大掌门许家印投资67.46万人次,变成FF的公司股东,之后又与FF成立合资公司。

但无奈,2次雪中送炭的小故事也没有好结局。前面一种让孙宏斌在融创地产销售业绩在发布会上不忍心流泪,坦言那是一个不成功的项目投资;后面一种也让许家印和贾跃亭对薄公堂,许家印转过身自己造车。

在商业界,并没有真正的朋友,仅有永恒的利益。贾跃亭好像比任何人都意识到这一点。

2019年,就在那FF再度深陷资产困境时,第九城市老总朱骏逐渐成为“救世”。九城与法拉第未来协同公布,双方将共创合资企业,在符合一定条件时,九城将分三期向合资企业公司注资最大达6亿美金。

之后,珠海市国资公司、比亚迪汽车都曾经参与进来,为贾跃亭的心愿助推。

就在那在今年的9月26日,FF得到来源于Daguan International和ATW Partners风险投资机构达到1亿美金融资,该笔融资立即协助贾跃亭再次抢回FF管控权。

“贾跃亭黑瘦,身高不高,看到出生会害羞,酒劲不大,不爱交际,可是抓关键人的能力很强。”一位与其说熟识的人群曾这样评价。

也许正是这种水平,让贾跃亭感动了孙宏斌、许家印等商业界核心人物。

ff和贾跃亭还有关系吗,ff贾跃亭是怎么回事-第4张图片

许家印和贾跃亭在美国FF总公司,彩色图库FF官博

在过去的许多新闻中,贾跃亭是一个集固执与欲望、包容与豁达大度、嚣张与开朗于一体的生意人。就比如说,孙宏斌曾坦言,是贾跃亭背上的欲望深深吸引他当初的投入。

2014年,贾跃亭曾明确提出想要做乐视汽车,那时它的确定遭到99%关键高层抵制,但是这完全没有阻拦乐视汽车的进度。同一年,贾跃亭在美国美国加州创办了法拉第未来,赌他能够在新能源车比赛时变成下一个特斯拉汽车,乃至击败特斯拉汽车。

那时,绝大多数的乐视电视高层住宅都会认为贾跃亭“表层非常温和,但是内心十分坚定不移,他评定的也就不会放了,甚至有一些执着。即使是面前可以劝说他,但是之后他还是会根据自己的想法。”

这类固执,可以说是一种赌鬼心理状态,使他一路拽着投资者,一起为他的理想下注。

2、权利,时长

与互联网圈里的许多巨头不一样,贾跃亭出生于山西省吕梁市的山下。后来生活,他并不是有着夺目学历光晕。爱折腾、爱玩的贾跃亭写保护到专科,修读会计学专业主学税收。

从西贝尔电子器件,到乐视电视,再从FF,不甘平凡的心灵替他创业历程埋下种籽,而会计学专业更加它的融资水平铺了路。

一定要认可的是,在乐视网官网坍塌以前,贾跃亭也是一个事必躬亲、事无巨细的创办人。不管是新产品开发或是融资进度,贾跃亭都可以精确回应,几乎不会得出模糊不清的回答。

这种管理风格也流露出贾跃亭的控制欲。特别是,只身前往美国躲债后,贾跃亭一直深陷FF的高管“内讧”中。

在过去几年里,贾跃亭尝试注重他与FF的所属关系。

在一些会议中,当FF CEO毕福康坐到会议台的最前时,贾跃亭会拉把凳子坐到他边上。一位内部人士说,贾跃亭寓意非常明确。在好时,或在是坏时,FF一直贾跃亭的企业。

“政治改革、回归正轨,这也是FF又一个重要转折点。非常感谢携手并肩挽救了FF的所有投资者、合作伙伴、公司高管和同事们。”

这也是贾跃亭相隔四个多月后重新升级更新的微博动态。整个故事背景是,贾跃亭再次夺取了FF的控股权。

ff和贾跃亭还有关系吗,ff贾跃亭是怎么回事-第5张图片

彩色图库FF官博

其背后,是FF内部结构将近一年的权利争霸战。

上年10月,J Capital Research发布对FF的做空报告。FF随后建立了“独董特别委员会”开展内部结构调研,直取贾跃亭根据多种形式控投FF这一事实。

最后的调查报告是,Susan Swenson等取得成功当权,FF CEO毕福康和CPUO贾跃亭将向报告,而贾跃亭以及身旁公司高管权利被消弱。

一个小插曲是,为了能对焦时间精力还钱,2019年9月贾跃亭辞掉FF CEO一职。2020年7月,贾跃亭则在个人微博中发布一份名叫《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博闻,说明他个人破产重组案最后进行,他不用担负29.6亿美元负债。

事实上,自去年FF借壳后,贾跃亭在FF的位置就深受威协。那时,与FF合并买卖上市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公司中的一些人,也进入FF高管和股东会,新旧流派中间的战争从而逐渐。

在今年的9月,这一场权利的战争达到高潮迭起。一个星期三的夜里,FF执行董事长珍妮·斯文森接到一封电子邮件——那是一张充斥着“恐吓威胁”的恐惧图片。

目前还不太清楚恐吓威胁电子邮件由谁来传出,FF已经将有效证据转交到美国美国联邦调查局(FBI)。FF一些内部结构管理层觉得,那些行为遭受近期企业第一大股东发起股东会之争的煽动。控股股东中,包含一个由创办人贾跃亭一部分管理方法的一个团队。

或许因为在那个年代,贾跃亭凭着来源于Daguan和美国ATW Partners风险投资机构的1亿美金融资,再次“杀”了回去。

一个新的融资及时后,FF合伙人企业取得成功重组公司股东会,贾跃亭再次夺取了企业的管控权。

实际问题是,人的意志力终归非常有限,在贾跃亭为了能抢回权利时,FF不但未按期递交年度报告,也被Nasdaq传出股票退市警示。更为关键的是,这一场看起来精彩纷呈内讧身后,是FF 91量产交货时间无望。

经过8年,除开FF还姓贾以外,贾跃亭的新能源电动车梦依然原地踏步走,他失去的时间太多。

3、理想,实际

“有小伙伴劝过我放弃FF,把股份卖出,随后用破产重整的形式‘躲’在美国一了百了,但是他却不太了解我,舍弃和躲避几乎也永远不是我人生这个选项。”

贾跃亭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讨论过FF。在乐视网官网爆雷以后,逃跑美国还钱的贾跃亭,想趁着FF背水一战。仅仅这场战役比乐视电视还需要坎坷。

ff和贾跃亭还有关系吗,ff贾跃亭是怎么回事-第6张图片

彩色图库FF官博

2017年1月,在美国拉斯维加CES展上,FF第一款量产电瓶车FF 91现身。在那个年代,这个车车型性能里程数要比特斯拉汽车Model X更胜一筹,以至FF 91深受业界关心。

光晕下,贾跃亭自信地对外开放公布,普通大众已能够在官网上预定此车型,预估将在2018年完成开售和交货。看着交付生活愈来愈邻近,贾跃亭食言了。

大家都知道,对任何一家汽车企业来讲,完成量产是检验自身能力的第一道门坎。但就目前来说,FF并未跨出这一道门坎。从2017年FF 91现身迄今,过去五年,贾跃亭带上FF融资几回,FF 91量产交货的时间推迟了好几次。

针对延期缘故,压根取决于差钱,这一点外部都心照不宣。

在今年的9月,FF在递交给美国股票交易联合会文档中称,集团旗下首款车 FF 91新能源电动车将推迟交货。截止到2022年9月21日,企业在美国的资金交易头寸(交易头寸可指投资人有着或使用资金总数)为3350万美元,其中受限现金为210万美元。

FF预计,从 2022年9月1日至12月31日,公司将消耗2.93亿美元的运营现金,而2022年全年将消耗约7.08亿美元。这意味着,即便是此次FF拿到了3.5亿美元,在支付相应运营现金后,这笔钱无异于是杯水车薪。

造车本身就是个烧钱的生意,贾跃亭过往拿到8亿美元也没帮助FF实现量产,便证明了这一点。

坏消息不止于此。按照J Capital Research的报告,FF现有的技术水平并不足以支持FF 91的量产,而且由于FF此前拖欠供应商货款,导致供应商退出合作,即便是可以供货,也要支付全款,这对于缺钱的FF来说,这仍是不小的难题。

事实上,在贾跃亭不断折腾的过程中,FF也错过了量产的最佳时机。

2022年6月,据CNBC援引分析公司AlixPartners的一份报告称,在过去的两年中,美国生产电动汽车的材料成本增加了一倍多。其中,原材料钴、镍和锂的价格涨幅最大,而这些材料正是生产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的核心材料。

2022年一季度,美国单位劳动力成本飙升11.6%,使过去四个季度的增幅达到7.2%,是自1982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大增幅。

更重要的是,新能源汽车的竞争已经进入下半场,行业进行了一轮轮的洗牌,留下来的玩家需要更高门槛的比拼。无论是特斯拉,还是蔚小理,甚至是其他造车新势力,都已经进入不同程度的量产和商业化阶段。

ff和贾跃亭还有关系吗,ff贾跃亭是怎么回事-第7张图片

贾跃亭测试FF 91,图源FF官方微博

就算是FF 91真的上市了,有没有竞争力还很难说。

从价格上看,FF 91的定价并不低,其中国和美国的售价分别为200万人民币和20万美元。这样的定价高于国内大多数新能源汽车,即使量产或许也未必有销量。

更何况,FF 91各方面的表现并不值这个定价。比如,在新能源车最关键的自动驾驶方面,由于未能量产,FF 91收集的真实测试数据有限,很难给市场满意的答案。

如今,拿回掌控权的贾跃亭,不得不加速了。不过,选择做更难的事,是贾跃亭一直以来的特质。

2005年,是贾跃亭到北京的第三年,他带员工到郊区团建,他们在池塘上玩铁索桥,这些桥需要跳跃中间的三角铁才能通过。贾跃亭选了其中最难的一座桥,其他人都劝他别玩,但他执意要跳,结果刚跳了两三个,就掉进河塘,鞋子没进淤泥,两手都是血,不过尝试了五六次之后,他最终跳过去了。

易到联合创始人杨芸曾评价贾跃亭,“他坚信他所坚信的,坚信没问题,坚信不出事,坚信能扛过,坚信这场赌局能赢。”

但如今,随着FF的声誉下滑,贾跃亭能融到的钱越来越少。尽管境况越来越糟糕,穷途末路的贾跃亭也只能奋力一搏,毕竟他下的赌注太大,这次不能再输了。

(本文头图来源于FF官方微博。)

参考资料:

《“领受”贾跃亭》,中欧商业评论

《贾跃亭离梦想有多远?》,中国企业家杂志

《贾跃亭被切割,他是梦想家还是伪装者?亲历者讲述乐视卸贾前后 | 封面》,中国企业家杂志

《8年烧光30亿美元,贾跃亭和他的法拉第未来还是一地鸡毛》,彭博社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