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新能源到底怎么了,北汽新能源效益怎么样

湖南成龙 12 0

在我国新能源汽车这一波飞速发展中,比亚迪汽车销量冠绝全球,广汽埃安国企混改取得成功,哪咤和零跑后来居上变成新力量新宠,问界在华为的支撑下连续数月销量破万,这种品牌已经成为中国电动汽车品牌奋发向上的代称。

北汽新能源到底怎么了,北汽新能源效益怎么样-第1张图片

以前贵为新能源技术NO.1的北汽新能源却早已边缘化,集团旗下极狐品牌也是慢慢脱队。

房漏偏逢连夜雨。北汽新能源人事部门又出现变化。

近日,北汽新能源副总、极狐车辆首席总裁王秋凤离职,北京汽车集团副总、北汽蓝谷老总黄俊调至北京汽车集团,仍任副总并兼集团公司新能源部部长,继任者或为北汽股份监事会主席张国富。

业务流程消沉,加上人事调整,北汽新能源的发展方向增强了更多可变性。

由盛到衰

2022年1~9月份极狐品牌总计销量8138辆,在其中阿法尔T为3431辆,阿法尔S为4707辆。就现在的发展方向,极狐需要进行2022年制订的4万台销售业务目的在于十分困难。

受北汽汽车极狐发展趋势低迷产生的影响,其总公司北汽新能源发展趋势也深陷低谷期。

北汽新能源到底怎么了,北汽新能源效益怎么样-第2张图片

10月30日,北汽蓝谷发布全新一季度财务报告表明,前三季度完成主营业务收入57.07亿人民币,同比下降6.41%,在其中三季度完成主营业务收入22.27亿人民币,同比下降39.15%;所属公司的股东亏损35.00亿人民币,同比下降32.35%,在其中三季度亏损13.18亿人民币,同比增加58.71%。换句话说,在主营业务收入下降的大环境下,北汽蓝谷的亏损特别大。

北汽新能源当初也曾辉煌过。

从2013-2019年,北汽新能源持续7年是国内新能源车的销量霸者,并且在2018年达到15.8万台的销量高些,这个成绩就算放到2022年,都没有几个品牌可以触碰到。

2020年后,北极圈蓝谷正式开始不断亏本之途。2020年、2021年归母净利各自亏本64.82亿人民币、52.44亿人民币,加上2022年前三季度亏钱的35亿人民币,不上3年的时间累计亏损已经超过了150亿人民币。

很多钱办琐事

可以说,北汽新能源对自身的情况也是有充分认识的。在2016年时,北汽新能源就已发布极狐品牌。那时候北汽蓝谷早已意识到一味的依赖性TO B市场是有瑕疵的,需要及时转为消费者类型。

北汽新能源到底怎么了,北汽新能源效益怎么样-第3张图片

北汽新能源在极狐的身上下非常大功夫。2017年和麦格纳协作,2018年和华为协作,联合开发设计面对下一代的智能网联技术电动车技术。显然,这种计划和合理布局比当年的蔚小理更具认知度。

那些年的北汽新能源有销量,有品牌,有先给合理布局,发展趋势算得上是游刃有余,2018年以“北汽蓝谷”的名号借壳,变成“我国新能源车第一股”。

仅仅理想很美好,生活的无奈。北汽蓝谷以后的发展形势持续下降,极狐品牌都是后继乏力。北汽蓝谷表明,这也是受企业战略调整和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响。销售市场却认为与补贴退坡、新能源车销售市场重归客观等因素有关。

北汽蓝谷在2021年度销售业绩预亏的通知中指出,要实现商品向品牌化转化,全力推动ARCFOX极狐品牌提高与渠道营销,增加品牌散播幅度、广告推广及经营等营业费用提升,对销售业绩危害额度大约为17亿人民币。

北汽新能源到底怎么了,北汽新能源效益怎么样-第4张图片

2022年,北汽汽车极狐依次独家冠名了崔健、罗大佑等多局巡回演唱,除此之外还冠名赞助了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队。

资料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北汽蓝谷营业费用达14.66亿人民币,同比增加43.44%;而同时期研发支出为6.27亿人民币,同比下降约4%。

尽管北汽汽车极狐营销活动收获了一定的高度关注,但营销成本的大幅上升并没转化成丰厚的销量。据调查,均值到每件车里有将近15万元营销成本。

这种传播效果和蔚小理对比大相径庭了。郭庆、何小鹏和吴昊每一次在社交平台上的发声,像“燃油车只有闻胶味,500万以下最好是SUV”什么的冲泉,全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但传播效果真的比冠名赞助巡回演唱这样的方式更高效、更精准,终究从明星粉丝和粉丝到新能源汽车关心人群还要非常比例转换才可以。蔚小理的创立者们直触碰达的便是这一部分群体。

北汽新能源到底怎么了,北汽新能源效益怎么样-第5张图片

造车新势力思路的确透亮。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传统冠名赞助类促销活动自身没有错,可是构思真的需要更改,营销推广就要一针见血,绕来绕去结果就是钱没少花,车并没售出。

北汽蓝谷在营销上一掷千金,不惜代价,但产品研发上却克勤克俭。据统计,2020和2021年,北汽蓝谷营业费用为10亿、16.7亿人民币,而同时期研发支出分别是9.7亿人民币、12亿人民币。营销推广显著占据上风,这也是很严重的舍本逐末。

只能说是北汽蓝谷为了能销量早已迷失了。

?饱经易帅

最近几年高管连续变化,也许是北汽蓝谷迷途的主要要素。

自2019年北汽蓝谷经理郑刚卸任后,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北汽蓝谷掌门早已跑马灯般换了一个四任。

北汽新能源到底怎么了,北汽新能源效益怎么样-第6张图片

继任经理的马仿列一年半以后辞职,2020年黄俊继任经理一职,大半年晋升老总,以后的接班人便是软件开发工程师科班出身代康伟。

从上述频繁地人事调整来说,本次王秋凤的辞职,也只不过是北汽蓝谷最近几年管理层人事调整的一朵不大的海浪。

客观的讲,最近几年北汽新能源高管人事的经常改变,的确给企业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不利条件。因为这个两三年往往是我国新能源车转变较大、发展趋势速度最快的阶段,销量迅速提高,市场容量极速扩张,就像我们在文章的开头处提到的比亚迪汽车、广汽埃安、哪咤、零跑、问界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获得了销量和口碑,也打造出了自已的品牌环城河。

回过头看北汽蓝谷,不但错过了持续发展的黄金期,关键在于暗流涌动下,本身境遇变得越来越艰辛。这会对北汽新能源、北汽汽车极狐品牌未来发展趋势来讲是致命性的。

北汽新能源到底怎么了,北汽新能源效益怎么样-第7张图片

现阶段从北京汽车集团内部结构传出信息,北汽股份监事会主席张国富已于近日转任极狐车辆,据了解张国富将会对北汽蓝谷及极狐品牌内部结构架构设计进行重新整理。现阶段,北汽蓝谷层面对该报道并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复。

张国富会把极狐营销送到何处,让我们拭目以待。

不可以再错

在错过新能源车迅速持续增长的最佳时机以后,北汽汽车极狐不该再错过了华为这一趟迅速列车了。

问界便是独特的例子。

与小康股份对比,极狐与华为深度合作更加深层次。早就在2021年9月,北汽蓝谷就公示极狐正在进入华为线上线下销售。2022年5月华为汽车创始人雷军说,极狐进无法进入华为优选,是通过北汽蓝谷高层管理决策。

北汽新能源到底怎么了,北汽新能源效益怎么样-第8张图片

从极狐的发展状况来了解,利用好华为线上与线下方式是上上策。过去,北汽蓝谷没打好华为这张牌,如今没理由继续打不太好。

在华为方面来讲,这需要卖新车去弥补手机业务的委缩,而只靠问界一个品牌显而易见还远远不够,华为也要建立起更多榜样来充实自己势力。更何况极狐的商品素养非常不错,阿法尔S全新升级HI版是全世界第一款安装了三颗激光传感器的跨界车,都是第一款配备华为全栈智能车辆解决方案跨界车,在网联化层面可以和包含手机上、智能家居系统等在内的华为生态产品开展联接。

北汽新能源到底怎么了,北汽新能源效益怎么样-第9张图片

雷军说阿法尔S全新升级HI版有着“全世界最牛”无人驾驶硬件架构。虽然不符新广告法,但从这当中就能看出来雷军主观方面就是希望极狐阿法尔S全新升级HI版可以成为榜样的。

北汽汽车极狐和华为有彼此成就的前提,下面全看北汽汽车层面怎样做好华为这张牌了。

老百姓评车

销售市场也是需要给北汽汽车极狐一点细心。如同王秋凤先前说过的一样,“你不可以希望大揭密(是指冠名赞助崔健和罗大佑演唱会)之后,总流量立刻转换成销量,品牌培养是一个长期全过程。”北汽汽车极狐早已爆出低谷,它上华为的顺风车,得使它平复心情,恢复元气。

让子弹飞一会儿,不晚。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