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爸爸的抢婚大作战》第12话 我专属的肉便器

影子 56 0

 听说女人比起嫁给普男当老婆,更愿意当高富帅的第N个情妇。某天,获得鉅额资产的许峻豪向学生时期暗恋的学姊发起赌上几百万的挑战。为期一週的旅行及只有两人的梦幻岛,湘雅会抛下未

>>点击在线全集完整版免费阅读<<
《糖果爸爸的抢婚大作战》第12话  我专属的肉便器-第1张图片
这个别人指的当然是叶轻轻了。
  听说他妹妹今天刚回来叶轻轻就闹自杀,其心可诛啊!
  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妹妹。
  叶净月乖巧的微笑。
  “谢谢三哥,我也很喜欢你。”
  这个时候叶明澈才看到了一边的顾惊尘,立刻一脸欣喜。
  他最崇拜的就是顾惊尘了。
  “表哥,你也在啊!”
  然后目光落在了顾惊尘放在桌子上的礼品盒上,当即兴奋的大叫。
  “哇!竟然是七斋阁的杏花酥!”
  顾惊尘竟然带着这样的礼物上门,简直大气!
  他迫不及待的去拆礼盒。
  顾容在一边无奈的摇头。
  “这是你表哥带给你妹妹的。”
  叶明澈激动:“我知道,我给妹妹打开。妹妹,这个是七斋阁的杏花酥,一个月才出十盒,真的有钱都买不到,你快来尝尝。”
  不愧是奢侈品。
  一盒也才六块。
  很小很小的一块,像小方糖一样。
  她拿起一块咬了一口,瞬间惊喜的眼睛都亮了。
  “哇!真好吃!”
  又香又软又酥,甜度爽口,香糯适中,绝对是美食里的精品!
  叶明澈连忙又给了叶净月一块。
  “好吃你就多吃点。”
  叶净月也拿了一块给叶明澈。
  “三哥,你也吃。”
  叶净月还招呼一边的顾容和顾惊尘,“娘,表哥,你们也尝尝。”
  顾惊尘笑的温柔。
  “我不用。”
  顾容也笑着摇了摇头,“你们俩吃吧。”
  叶明澈禁不住这香味,也尝了一块。
  他就尝一块,剩下的都给妹妹。
  叶明澈一边吃一边对叶净月嘘寒问暖。
  “妹妹,你在外面有没有吃苦?”
  “你养在哪里?对方有没有打你?”
  “你身上有没有伤口,赶紧告诉哥哥,哥哥给你找大夫来检查检查。”
  叶净月乖乖的回答。
  “没有吃苦。养在一家农户人家,他们很淳朴,没有打我。我身上也没有伤口,哥哥不用叫大夫给我看。”
  兄妹两个才第一次见面,感情就很好了。
  顾容觉得这一幕很温馨,这才应该是兄妹之间纯粹的感情啊。
  只是她的目光在看到君子端方的顾惊尘的时候,眸色暗沉的下来。
  顾惊尘的身份……
  “三少爷。”叶明澈的小厮元宝站在门口,“郑少爷在门口等你了。”
  这句话好似触动了叶净月的开关,叶净月连吃都顾不上了,一把抓住了叶明澈的衣袖。
  “三哥,我才刚回来,府里我觉得好陌生,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不能让三哥去啊,三哥今天的酒局就是这个郑少陵为他设下的陷阱啊!酒局上三哥会遇到一个柔弱需要帮助的女子,激发了三哥的保护欲,他就替这个女子解了围,赎了身,并且找了一个宅子把对方好生安置了起来。】
  【结果这个女子半个月之后成为了皇帝的宠妃,直接在皇帝面前告了三哥欺男霸女!皇帝愤怒,直接割了三哥的命根子,把他幽禁佛堂一生……】
  顾容的心一抖。
  叶明澈的心一缩,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他不可描述的地方。
  脸色发白,身体僵硬。
  他会这么惨?
  被割了命根子?
  还幽闭佛堂一生?
  而这一切都是郑少陵的为他设的局?
  ……
  颤抖之后就是蹭蹭蹭的火苗!
  他把郑少陵当兄弟,结果郑少陵竟然想害他?
  顾容稳住心神,对叶明澈说:“你妹妹刚回来,没有安全感,你作为哥哥,留下来陪她。”
  叶明澈点头如捣蒜。
  连忙对元宝说:“你去告诉郑三,我今天陪妹妹,不去了。”
  【呼~三哥这里是拒绝了,可是渣爹也参与了这个阴谋,他不会让三哥就这么躲过去的。一会儿他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三哥去参加酒会,怎么办?】
  【不行!不能让三哥出事!我人微言轻的,说多了娘亲可能觉得我挑事。不如我就切一根手指,用苦肉计。我都受这么重的伤了,霸着三哥不过分吧?反正我手指长得快。】
第6章 
  顾容和叶明澈两人瞬间惊了!
  大可不必!
  不用这么拼!
  只是……
  顾容的脸色瞬间低沉。
  今晚的酒局竟然是叶伯简的阴谋吗?
  她现在就等,如果叶净月的心声是真的,叶伯简一定会上门来想办法让叶明澈离开!
  顾惊尘在一边没说什么,但是他对叶净月的心声持怀疑态度。
  半个月之后的宠妃?
  当今皇帝因为当初先皇后的死已经多少年没选秀了,会突然冒出一个皇妃?
  这事本身就有点扯。
  叶明澈这边拒绝了郑少陵,果然,没过多久,叶伯简再次来了这边。
  “夫人。”
  人还没来,声音已经来了。
  顾容的脸色一瞬间冷了下去。
  以往他跟叶伯简也有闹情绪的时候,叶伯简从来都不会主动来哄她,跟她道歉,都是她主动找他。
  有一次一个月,她没主动找他,他压根就不提她。
  此刻,他们没多久前才不欢而散。
  他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来了。
  呵!
  顾容对一边的顾惊尘使了一个眼色。
  顾惊尘立刻会意,起身走到了屏风后面。
  叶伯简已经抬脚走了进来,板着脸。
  “夫人,轻轻那边还在哭,你确定你不去看看?”
  顾容冷着脸。
  “不去,我要陪月儿。”
  叶明澈在一边嘟囔。
  “她才舍不得死,不过是吓唬人的,这次要是去看了以后只会越来越过分,娘你也千万别去!”
  “你闭嘴!”
  叶伯简大怒,直接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就砸了过去,好在叶明澈机灵躲开了,茶杯落在地上成了碎片。
  顾容也怒了!
  “侯爷!”
  叶伯简的目光愤怒的落在了叶明澈的身上,“你还留在这里干嘛!滚出去!”
  【渣爹故意的!故意来发脾气赶走三哥!让三哥入套!歹毒,太歹毒了!】
  这句话也是顾容和叶明澈的心声。
  虎毒还不食子!
  叶伯简这个畜生!
  【渣爹果然够渣!不过也是,今晚酒局上的那个女孩子跟先皇后有八分像,这样的人可特别难找。而且马上入宫的时间要到了,今天是一定要叶明澈入局的,不然下次不一定有机会了。】
  能听到叶净月心声的三个人全部都震惊了。
  跟先皇后有八分像?!
  这是一个大雷啊!
  顾惊尘之前还怀疑叶净月的心声,他不认为皇帝会有新的宠妃,但是如果这个人的样貌跟先皇后有八分像的话……
  那么一切都合理了。
  【渣爹太过分了!为了陷害三哥竟然拿禁闭室来威胁人!我可不会让三哥被你算计,我刀呢?我刀!摸到了,把手指割了!】
  顾容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了叶净月的两只手放在了手心里,细细的捏着手心里,防止她真的一个冲动把手指给割了。
  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顾容连忙对叶明澈说:“明澈,你去账房支点银子,出去给你妹妹买点好东西回来。”
  叶明澈也不想叶净月断手指。
  赶紧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
  不去酒局的办法有很多,真没必要让叶净月断一根手指。
  叶净月看着叶明澈跑了,急了。
  “娘,不要让三哥去,我喜欢三哥,我想他陪我。”
  叶伯简猛的拍了一下桌子:“胡闹!你跟你三哥男女有别,陪什么陪!果然是乡野村妇,上不得台面!”
  顾容冷哼。
  “是啊!养在府里的上得了台面,知道自己身份见不得人,见到月儿这个正主回来了,立刻就用自杀来吓唬人了。”顾容的口中都是不屑,“果然是外面的野种,手段下作!”
  叶伯简不可思议的看着顾容。
  在他的印象里,顾容一直都是端庄娴静的大家闺秀,言行举止都有教养。
  可是现在她嘴里说出来的话,简直字字诛心,甚至可以称为不雅!
  “夫人,你怎么能这么说轻轻?轻轻今天确实做错了,她只是没有安全感,你就不能包容一下吗?”
  顾容凉凉的看了他一眼。
  “月儿流落在外这么多年,侯爷可曾对她包容?侯爷心中轻轻分量重,我心中月儿分量重。你看不上月儿,就如同我看不上轻轻。”
  “夫人!”叶伯简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你这气度,还有侯府主母的风范吗?这侯府主母,你是不是不想当了!”
  “对!”顾容现在已经知道了渣男的本性,一点也不想惯着他。
  “这侯府主母我是一刻都不想当了,和离吧!”
  叶伯简瞳孔瞪大!
  “夫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顾容慢条斯理的喝了一杯茶,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不是侯爷你说的,我没有侯府主母的风范吗?”
  叶伯简一噎。
  他只是拿话威胁顾容,结果顾容直接要和离?
  乱了,都乱了。
  他当即拂袖:“夫人,你无理取闹!”
  说完他就拂袖落荒而逃。
  如愿把叶伯简气走了,顾容冷笑。
  拿休妻来威胁她?
  可笑!
  “尘儿。”
  顾惊尘走了出来。
  顾容已经听到了叶净月内心的挣扎和急切了,她就当着叶净月的面说:“尘儿,那个郑三公子不是个好的,他今天的酒局我怕明澈闯祸,你跟着去看看。”
  顾惊尘端正的行了一个礼。
  “姑母放心。”
  然后他给了叶净月一个温润的笑容,修长的身姿迈着飘逸的步伐走了出去。
  【啊!有顾惊尘盯着,三哥肯定不会有事。那个女子跟先皇后很像,顾惊尘一定会看出来。毕竟他今天才看了先皇后的画像。只要看到那女子,权谋大佬的顾惊尘一定能猜出其中的弯弯绕绕。】
  顾惊尘的脚步没停,眼眸却变得格外的深沉。
  他也是今天才看过先皇后的画像。
  最近皇城危机四伏,国公说国公府的这一劫逃不掉。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