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父的女儿们》下拉观看——第35话 和我单独相处很不自在吗?

影子 53 0

 将朋友儿子视如己出的丹尼尔,在一夕之间突然多了两个亭亭玉立的女儿!而世灿为了报答养父十年来的养育之情,决定要与两位新来的家人相亲相爱,以「一报还一鲍」!


>>点击在线全集完整版免费阅读<<

《养父的女儿们》下拉观看——第35话  和我单独相处很不自在吗?-第1张图片
 “夫人,我对你太失望了!”
  叶净月在心里冷哼,看着叶伯简离开的背影,她高声喊了一声。
  “爹爹,当心脚下,会摔跤!”
  说着,手心一颗水珠弹射了出去,落在了叶伯简的脚踝。
  立刻,院子门口就传来一个沉闷的声响。
  叶伯简摔了个狗吃屎。
  叶伯简爬了起来,晦气的骂了一句“乌鸦嘴”。
  叶净月得意的勾起了嘴角。
  【活该!敢戳我娘的痛处,就该摔死你!】
  叶净月贴心的给顾容倒了一杯茶水,往里面放了一点粉末,入水化开。
  “娘,你喝茶。”
  【娘太惨了!渣爹一直在puA她,只要说到当年的事娘亲就会弯下背脊。娘亲实惨!她到今天都不知道,她当年被绑走失踪了一夜导致名声尽毁的背后主谋就是渣爹!】
  顾容瞳孔骤缩!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叶净月的心声带着心疼的音调再次响起。
  【当时的侯府已经败落,眼看就要朝不保夕,渣爹就把主意打到了娘亲这个镇国公嫡女身上。他用大将军的笔记把娘亲骗了出来,事先安排好的人就会在这个时候把娘亲绑走一夜,再把这个消息散布的皇城都是。等一天后娘亲完好无损的回来,名声早就已经毁了。】
  【这个时候爹爹再装作深情的样子上门求娶,娘一时感动就嫁给了他!带着丰厚的嫁妆让侯府再次金碧辉煌。简直无耻至极!】
  【更可恨的是,他费尽心思娶到了娘亲还不好好珍惜!在外面养外室,还把外室的女儿叶轻轻调换到侯府享尽荣华富贵!简直不要脸!】
  顾容抖着手喝了一口热茶。
  当年的真相原来是这样的?
  她以为的患难与共,不离不弃,其实都是叶伯简一手设计的?
  这个冲击对顾容来说太大了。
  她一时真的无法接受。
  还有,如果叶轻轻是叶伯简的外室生的,也就是说叶伯简至少在十五年前就跟别的女人有苟且。
  可是这么多年,她竟然一点风吹草动都没发现?
  这不可能!
  皇城就这么大,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除非叶伯简把人藏在地底下!
  顾容这会儿的心是彻底的乱了。
  不知道对叶净月的心声该相信几分。
  “嫡姐。”
  门口传来了一声轻唤。
  一个穿着华丽衣裙的妇人走了进来,对方长得娇娇弱弱我见犹怜,一双眼睛更是妩媚多情。
  看到来人,顾容的脸色缓和了一点。
  “映雪,你来了,快来坐。”
  顾映雪是顾容二叔的女儿,因为有些特殊的遭遇让顾容惋惜,这些年一直都是靠着顾容的嫁妆养着。
  顾容热切的给顾映雪倒水。
  叶净月的心声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这不是我那渣爹的外室嘛?这么迫不及待的上门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叶轻轻吧?渣爹劝不了,亲娘再来上阵呀!】
  【这个顾映雪更可恨,因为嫉妒我娘是镇国公府嫡女,心理扭曲。伙同叶伯简设计毁我娘的名声,还让我娘替她养儿子养女儿,妥妥的白眼狼!】
第3章 
  顾容手一抖,茶水直接溢了出来。
  她想不明白的问题终于出答案了。
  叶伯简养了这么多年外室,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
  如果这个外室是顾映雪,那就说的过去了。
  当年她嫁给叶伯简没多久,顾映雪突然哭哭啼啼的上门,说她有一日上山祈福的时候被歹人毁了清白,现在已经怀孕了,她爹把她赶出来,她没地方去了。
  顾容自己当时就是遭遇到了迫害,知道女子的艰难,更何况她跟顾映雪从小一起长大,是姐妹,她不忍看到顾映雪跟她一样艰难。
  于是把她好生安置了起来。
  每个月拨给她丰厚的银两,有什么好东西还会让叶伯简亲自送上门。
  两人就在她眼皮子底下,打着她的旗号苟且了这么多年。
  呵!
  她顾容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冤大头,一个笑话!
  顾映雪柳弱扶风的走了进来,眼神落在了叶净月身上,打量了一番。
  目光里有几分不屑。
  叶净月长得不错。
  但是看到了也不会叫人,明显是个呆愣的。
  可没她女儿叶轻轻嘴甜会哄人。
  完全比不上。
  顾映雪拉着顾容的手:“长姐,我刚从轻轻那里过来,她哭的都快断气了,你也不去安慰一番?”
  顾容淡定的喝了一口茶,脸上都是不屑。
  “呵,我去看什么,她又不是我女儿,要死就死远点。”
  顾映雪没想到一向好说话的顾容会说出这番无情的话,愣住了。
  然后连忙说:“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轻轻就算不是你亲女儿,也是你养着宠着长大的呀!而且轻轻之前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她是无辜的啊!长姐你怎么还迁怒呢?”
  顾容脸上都是冷意。
  “她无辜?你当我侯府是酒楼?谁都能进,谁都能出?当年换掉了我的孩子,她父母恐怕处心积虑吧?我原本想着她在侯府长大,只要她乖乖的不惹事,我还能让她从侯府风光大嫁。可是我的月儿才刚回来,她就闹自杀来给我月儿添堵!我能容她?”
  换掉侯府的千金,这是简简单单就能做到的?
  背后的既得利益者不就是孩子的父母吗?
  “不是我侯府的种,果然上不得台面。明天我就差人把她送走!省的以后死在侯府晦气!”
  “长姐!”
  顾映雪不可思议的声音猛然提高,那张柔弱娇美的脸更是失去了血色。
  她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了,连忙找补。
  “长姐不可!你当年的事已经让你在大家心中印象不好,现在你刚把女儿接回来,就把养女送走,恐怕会惹人非议啊!”
  顾容嗤笑一声。
  “我在意别人什么非议?我再怎么遭受非议也没有妹妹你非议大吧?你未婚生子,不是照样厚着脸出席各种宴会场合?我也没见你躲起来不见人啊!我宠我自己的亲女儿,赶走鸠占鹊巢的野种,别人能非议我什么?”
  顾容心中一片冰凉。
  当年的事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今天叶伯简提了。
  顾映雪也提了。
  这叶轻轻是他们的女儿几乎已经确定了。
  现在想来,她当初怀孕的时候,顾映雪说太开心了,一直没有为她做什么,她要去寺庙为她祈福。
  她怀孕十个月,顾映雪愣是在寺庙里待了十个月。
  她当时还感动不已。
  现在想来,呵,恐怕不是去为她祈福,而是怕她发现她怀孕了吧?
  顾容自认对顾映雪掏心掏肺的好。
  当初在镇国公府的时候,因为顾映雪是二叔的小妾生的,在府里不得宠,还处处被欺凌,是她一直护着顾映雪,并且自己有的东西也都给顾映雪一份。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