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锁,美国封锁华为事件看法

yingzi 310 0

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锁,美国封锁华为事件看法-第1张图片

原创设计先发 | 金角金融(ID: F-Jinjiao)

创作者 | 梦清

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锁,美国封锁华为事件看法-第2张图片

华为造车还没有立于不败之地,先迎来人事部门地震灾害。

华为汽车BU的“二把手”王军被革职,“一把手”余承东从此独断专行。

这也意味着,三年多来华为造车路线之战拥有结果,余承东主导“优选方式”笑到最后。

王军很寂寞,但“余大嘴”也别想睡一个安稳觉。

目前最有机会的问界销售量不尽如人意,外有特斯拉降价严厉打击,内有梦想继续扩大优点。

更要命的是,国外也有可能会再一次下手,全方位锁住华为的手机业务。

内外夹击下,余承东不但还要继续证实“优选方式”的可行性分析,更应在两三年内领着华为汽车BU实现提高效益,直至能承揽住华为在行业失去的东西销售市场。

这不比十多年前做手机业务来的非常容易,而这一次余承东务必要赢。

输掉不仅仅是自身“下课了”,失去的东西也是华为未来的发展。

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锁,美国封锁华为事件看法-第3张图片

余承东获胜?

华为造车的结构路经之战,在三年之后赛出了输赢。

就在那不久前,有消息传出,华为汽车BU的COO王军被革职。华为汽车BU,即华为汽车解决方法单位,承担华为内部结构一切和车有关的项目。

2019年4月,华为汽车BU创立,以前在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的过关斩将下,王军被招回基本建设与领导这一单位,并且在一个月后,宣布担任汽车BU的首席总裁;

2020年11月,华为又把汽车BU划入到客户BG下,并正式任职余承东为汽车BU CEO;接着又将王军调任为汽车BU COO、无人驾驶解决方法产品系列首席总裁,与此同时撤编车BU的首席总裁职位。

以往很长一段时间至今,华为汽车BU内部结构一直有余承东与王军双股能量在对着干,两者在华为参加造车的商业模式上,各持己见。

在其中王军主打的是“Hi方式”的发展路径,即给协作的车企给予无人驾驶的硬件软件,不加入到汽车企业日常运营的各个方面。先前与华为签约合作北汽极狐、阿维塔,选用的便是这个模式。

余承东核心是指“优选方式”,向协作的车企主关键导出的产品是“洪蒙驾驶舱”系统软件,最主要的是,华为要全程参与到车辆设计、产品研发、品牌宣传,甚至线下营销的过程当中。

不难看出,在优选模式下,华为话语权特别大,外部广泛认为协作的车企将沦落华为的代工企业。

因而一开始并没汽车企业想要接受优选方式,除开那时候搞新能源大半天并没有弄出一切声响的小康股份,如今已更名赛力斯。

反而是王军所主导Hi方式,还是被控告为向汽车企业售卖生命,但是获得了北汽极狐、北京长安阿维塔二位份量比较重合作伙伴。

但最后的结果,却截然不同。

采用Hi方式的北汽极狐与阿维塔,都面临卖不掉的窘境——两者在2022年的销售量仅有1万多台,后者的阿维塔II自去年12月份交货至今,截止于在今年的2月5日,总计只支付了2000余辆。

这个成绩,让北汽汽车大幅不满意,乃至华为汽车BU内部结构也叫苦不迭,坦言极大投入都打了水漂。

而唯一接纳优选方式的问界系列产品,在2022年共卖了7.5万台,尽管还比不上蔚小理,却也充足醒目,变成华为造车现阶段唯一能够拿的出手广告牌。

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锁,美国封锁华为事件看法-第4张图片

但在承载了问界的成功后,北汽极狐已转投华为优选方式的怀里,与此同时华为还和江准、奇瑞汽车等汽车企业敲定了优选车业务流程的协作。

归根结底,Hi方式往往跑不过优选方式,其根本的主要原因,还在于Hi方式的重点在于华为智能驾驶技术,前期投资资源很大,又却难以落地式转化为有效产出。

最典型的便是极狐阿尔法Hi版,早就在2021年就公布,但一直没法交货,改档几次后发布,安全驾驶搭车感受也无明显超过别的新能源汽车。

而优选方式早期避开了无人驾驶这一禁区,关键投入到了更容易被用户感知的智能座舱系统软件,与此同时更好地运用了华为的品牌形象和线下终端设备方式。

何况有余承东这方面金饭碗,他往问界走到一站,再吹一两句牛,就可全自动吸引大量平台流量。

总得来说,伴随着汽车BU二号人物王军的辞职,余承东将独断专行。

更有趣的是,2月6日,余承东与阿维塔高新科技老总谭本宏一同参观考察阿维塔新车的照片在网络上曝光。

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锁,美国封锁华为事件看法-第5张图片

彩色图库:互联网

在照片中,远方的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环臂抱胸神色冷漠,垂直居中谭本宏侧面余承东解读,而余承东乃是两手插进袋子,颇具一种“那年我双手插兜,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敌人”的即视感。

伴随着余承东独掌大权,也再一次导致了外部猜想华为将亲自出马造车

要记住,余承东是华为内部结构坚持不懈造车的头号人物,三年前华为内部结构造车派和不造车派闹得不可开交,到最后还是华为任正非出去定夺——“华为不造车,再议造车的,自主转岗”,才压住了内部结构造车派的按耐不住。

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锁,美国封锁华为事件看法-第6张图片

彩色图库:互联网

可是华为不造车的有效期仅有3年,如今间距这一“咒印”的消除,仅剩8个月了。

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锁,美国封锁华为事件看法-第7张图片

造车窘境

不过说实话,新能源技术汽车领域发展至今,华为需不需要亲自出马造车,已经进入了两难的处境。

如果想造车,代表着华为要放弃千辛万苦获得合作伙伴,同时也要做轻资产,这对当下的华为而言,其实不算是一个轻松愉快的确定,毕竟现在新能源技术汽车领域交给幸不辱命的好机会已经很少了。

如不亲身造车,华为唯一取得成功的形式,就是为了变成汽车界Adroid。这就意味着,目前市面上绝大部分的新能源车企都需要选用华为给予智能硬件软件商品。

但如今的新能源车企,但凡有点优势的,也不愿意出卖自己的内核。而华为要将想要参加签约合作奇瑞汽车、江准、赛力斯之途捧上宝座,这一难度系数恐怕也是地狱级的。

即便抛开华为是不是结局造车不说,独断专行的余承东目前也难睡安稳觉,她所主导优选方式也遭遇到了考验。

2022年3月,华为与赛力斯协作发布一个全新的知名品牌问界,销售量算得上一路飙升,首款车问界M5造就了更快销售量过万记录。2022年全年度,问界系列产品共卖出去了7.5万台,算得上是造车新力量中的一匹黑马。

但是这匹“潜力股”近期驱动力似乎有点不够。自去年四季度至今,问界经历过2次销售额的爆跌——上年11月问界的销售量忽然坠落至8000余台;但今年1月,则直接掉到了4400余台的水准,同比立即大跌。

实际上,这当中有1月过春节、新能源技术汽车国补撤出、特斯拉降价冲击性等多方面的危害,但同样采用增程式电动车的最佳却稳住销售量,并且理想化现阶段在售的两款车型,理想化L9、理想化L8,会比问界M7、M5的定价要高出不少。

有业界大V爆料说,上年理想化One车型减价弹反老司机,是因为那时候问界销售量快速增涨,但7月拆掉问界M7以后,理想化左右都松了一口气。

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锁,美国封锁华为事件看法-第8张图片

彩色图库:微博

更为紧急是指,昨日理想化再度公布新汽车L7,价格已经下挫到30万元,早已靠近问界M7的价格带,并且销售市场传闻理想化L7早已手握着2万订单信息。

这是多少会使犹豫签约合作友军心存焦虑——华为的光环效应,还能不能不断?

一旦华为优选模式下,最具有赢面的问界站不住脚后跟,不要说目前的用户是否会畏手畏脚,即使那时候华为亲自出马造车,也许也会面临十分处于被动的局势。

如今可以说是到磨练华为造车产品竞争力的时刻。问界不但要调整标价,更需要找到和理想错位竞争市场需求,只靠华为带有的总流量早已不够了。

并且余承东所面临的难题,还远远不止销售量这种情况。

先前华为任正非曾经说过要把汽车业务流程作为一项战投,亏本十年也不过分。但是到了上年8月,华为公布中报后,华为任正非表明,要关掉和减少不产生价值和盈利的业务流程。假如是一定要需要做的,却又做得不够好的项目,就改制作战团队换党员干部。

而汽车业务流程都是华为目前唯一亏钱的业务流程,在之前内部会议上,余承东也喊出来2025年实现提高效益口号。

归根结底,交给余承东时间也已经不多了。终究今日的王军,就很有可能是明天余承东。

美国对华为的全面封锁,美国封锁华为事件看法-第9张图片

无路可退

从某种意义上讲,华为此次对汽车BU出手,都是到华为情况紧急时。

就在那曝光王军被革职的一周前,据媒体报道拜登政府正在努力全方位断开国外供应链管理对华为的产品供应。

在今年的本来应该是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恢复之时。去年年底公布华为mate50系列产品销售量超一定,手机业务早已缓过神来一口气。

余承东还在好几个场所表明,华为的供应链危机早已类似处理,接下来将上架华为P60与华为Mate60系列产品,修复到一年公布两部新手机节奏。

那如果国外再一次封禁消息为真,基本上就是判了华为手机业务的死刑判决——这一下华为不但卖不上5G手机上,连4G手机上都没得卖。

手机业务针对现在的华为而言,依旧很关键。

华为2022年三季报表明,主营毛利率为6.1%,相比去年上半年度仅5%的毛利率有所上升。在其中奉献最大的是终端业务下行趋势不断变缓,尤其是三季度华为智能手机销量做到860一千部,同比增加48.3%,同比增长率34.4%,产销量排行全世界第十。

即使华为之后在顾客业务领域使力PC、平板电脑、智能穿戴设备、智慧屏等全维度智能生活战略部署,也无法取代手机业务。

而华为的另两个业务流程,运营商业务与公司业务,这么多年的发展趋势都算不上强悍,也很难顶得起华为偌大祖业。

在其中,运营商业务算得上稳如老狗,这么多年基本上保持在3000亿元左右的营收水准。但令人担忧是指,运营商业务接下来发展趋势令人担忧。国内5G互联网规模性基本建设已基本告一段落;而华为在国外的运营商业务则遭到了美国及其同盟的围剿。

企业业务方面,华为这两年憋足了劲头搞发展,前后新成立了十多个军团去垂直深耕不同行业。但奈何该业务的盘子太小,虽说这两年发展势头强劲,但到了2021年也只有千亿规模的水平——还不及削减后消费者业务营收规模的一半。

对于华为这样的巨头来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要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更离不开面向C端市场的核心业务。

因为如果没足够大规模的C端业务,就意味着华为砸下去的庞大的研发投入无法转化为收入,接下来等待它的,只有业务的进一步收缩,以及大规模的裁员,那就真的是“把寒气传递给每个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造车是华为赢得未来唯一的希望所在。

余承东没有退路,华为更没有退路。

参考文章:

汽车之心《华为,最终没能做成智能汽车时代的博世》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