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频繁降价惹争议,特斯拉供不应求还降价

yingzi 320 0

1月6日,特斯拉进口车型公布全系列降价,Model 3和Model Y的起售价各自降到22.99九阳25.99万。这也是特斯拉近期一个月内的第三次降价,也一举驱除了上海超级工厂暂停、库存量升高等伤痛,三天内夺得近3万台车辆订单。

但是在那时候,也许都还没人意识到了,中国市场大降价并不是小故事高潮,而是特斯拉——乃至整个新能源车市场一场前所未有的价格竞争的序幕。

更是在1月6日,特斯拉公布Model 3和Model Y将日本国降价10%;1月9日,特斯拉销售主管公布也为马来西亚用户提供折扣优惠;1月13日,特斯拉公布下降在美售卖全部新款车型的价钱,标准版Model Y也是狂降20%;同一天,法国售卖的Model 3价钱也宣布狂降6000欧,澳大利亚在售的全系列车系都将下降价钱,长续航版Model Y减幅做到21.4%……

事情的发展成这个样子,特斯拉的降价已不再是一家之事。对整个新能源车市场而言,特斯拉的降价潮都好似一颗大杀器,把原本的行业绿色生态完全弄乱。

对特斯拉来讲,乍一看降价的确向其短时间获得了很多订单及其资产的热捧,但其背后的烦心事也比较多。对于其他同行业而言,是不是跟踪价格竞争是一个两难的确定。甚至于对上中下游供应链公司,以及整个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而言,这都是一场福祸相依难以预料的战争。

特斯拉频繁降价惹争议,特斯拉供不应求还降价-第1张图片

(图片来自UNsplash)

订单翻番、司机法律维权,特斯拉降价开启“潘多拉的魔盒”

大家都知道,特斯拉降价的背景是去年底的需要乏力、库存量升高两个不便,及其接踵而来上海超级工厂暂停困境。

上年12月底,美联社曝出一份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结构通告,撤销早班、提早假期、12月最后一周绝大多数工作中都已经被喊停等消息传播开来。在那个年代,特斯拉间距150万台的年度工作计划天差地别,比亚迪汽车成了那一年销售量最大的新能源车知名品牌。美联社的曝料一出,特斯拉乃至让人一副动荡不安的体验。

但是在1月6日官方宣布降价以后,状况立刻出现了一百八十度拐弯。

起先据媒体报道特斯拉降价3日内获得了3万台车辆订单,后还有媒体调查表明特斯拉在一些二、三线城市的门店订单量同比上年12月疯涨了整整500%。尽管以上数据信息无法得到官方网确定,可是却各界曝料来说,降价对订单量推动作用是有目共睹的。

在资本市场这里,降价去产能、订单量升高也会带来较好的规模效应。公布降价以后的六个交易时间里,特斯拉有五天取得增涨,现阶段股票价格较年之内底点高于近20美金。截至1月12日,美国华尔街浅池、“木头姐”尼恩·菲尔德主管方舟进化投资咨询公司持续四个交易时间买入特斯拉,对这一家新能源巨头的发展前景十分看好。

从这点讲,特斯拉降价可以说唯心而已。但是我们不仅见到积极主动的一面,也不能忽视其背后的黑暗面。

最先,是车主不满意。1月7日,其实就是特斯拉官方宣布降价的第二天,就会有媒体爆料成都远洋太古里特斯拉店面出现了很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维权事件。从网传现场录像中可以看出,恼怒车主涌进特斯拉店面,将附近礼物“洗劫一空”,乃至弄坏了店里摆设的一辆ATV Cyberquad小轿车。

同一天,长沙市有将近数百位特斯拉司机主动与新闻媒体发布联名信,并聚在特斯拉青竹湖交付中心尝试法律维权。目前为止,特斯拉并没对于以上维权事件做出相对应解决,车主需求也许也无法一一获得回复。但是对比车主法律维权,特斯拉更关注的应当是大规模、大幅降价会不会腐蚀其长期性盈利。

特斯拉我国高级副总裁陶琳在降价后表示,价钱的变化是“根据成本定价”逻辑性制订的,并否认降价放低盈利的猜想。尼恩·菲尔德、乔丹布什证券分析师托妮·艾福斯等美国华尔街商人也陆续公布自已的调查报告,称其特斯拉成本依然存在降低室内空间。

尼恩·菲尔德就马上强调,假如特斯拉可以趁着降价的好机会扩张订单量,那样电池成本就会随之减少。

“依据莱特基本定律,生产量每增加一倍,电池成本便会降低28%。何况,特斯拉也有自主开发、生产电池能力。”

事儿好像也的确顺着“木头姐”预测路经发展趋势,最近一段时间特斯拉提产消息和降价一样引人注意。1月12日,有报道称特斯拉已和印尼政府达到基本协议书,将于本地基本建设第三家国外加工厂,方案生产能力达到100万亿元。隔日,印度海洋事务和投资综合部部长也证实,近期已经完成和特斯拉的新一轮商谈。

一边降价去产能、抢订单,一边鼓足干劲扩大生产能力,特斯拉的小算盘敲得相当洪亮。但是当特斯拉这头超大彩蝶经常煽动翅膀,全部新能源汽车绿色生态便会掀起一阵风暴——处在风暴中心的,也有特斯拉的对手们。

新能源车市场的价格竞争是否会全方位拉响?从现在来看,状况好像也没那么槽糕。

价格竞争中的中国车企,沉默是大部分

在特斯拉连续降价、订单疯涨、司机愤怒、资产买买买等一系列信息的影响下,别的竞争者自然会采取行动。

在特斯拉官方宣布降价没多久,福特汽车就宣布对集团旗下的纯电动车型福特汽车电马开展竟价,各系列产品车系减幅在2万到2.8万之间。11月16日,梅赛德斯奔驰也宣布对集团旗下的一部分新能源汽车车系开展降价,减幅为5.07万余元-22.97万元不等,降价幅度之深令人震惊。

把目光放入中国。针对这一场价格竞争,当地车企的心态有一些繁杂:参加的激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绝大多数汽车企业还是处于犹豫情况,甚至有挑选逆势价格上涨。

反映速度最快的追随者,是问界AITO。1月13日,问界公布下降一部分车系市场价,问界M5EV、AITO问界M7等车型减幅都是在3万元左右。官方消息表明,这轮降价后问界关键车型售价在25万-30万之间,和特斯拉Model 3基本上重合。从而也基本上可以判断,问界这轮降价是冲着抢Model 3买卖来的。

1月17日,晓亮也宣布运行新年特惠,晓亮G3i、晓亮P5和小鹏P7等车型都有参加,最大降价力度大约为3万余元。

但是问界和晓亮不能代表流行作法——最少蔚来汽车、理想化、哪咤、零跑等绝大多数当地汽车企业目前为止也没有跟踪降价行为。

以蔚来汽车为例子。上年主打的蔚来汽车ET7自上市以来也就没有官方网降价主题活动,仅有各种线下推广代理商隔三差五给与一些打折优惠。依据新浪汽车云数据中心的统计,除开开售环节市场价曾压着47.9万余元的水准外,蔚来汽车ET7的售价一直维持在49.4万基准线上,9-10月黄金销售期期内一度涨至50.33万余元。

特斯拉频繁降价惹争议,特斯拉供不应求还降价-第2张图片

(图片来自新浪汽车云数据中心)

假如说坐观成败是流行,盲目跟风降价也名正言顺,那样逆势涨价的威马就看上去更像一个半兽人了。

1月16日,威马公布对于W6、EX5-Z和E.5等各款车开展价格上涨,综合性补助后起售价增涨1.5万-2.5万。据了解,该方案自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但发布之前就已经付款订金的用户仍按付款前原价格交易,不会受到本次价格调整危害。

针对涨价的缘故,威马也是十分以诚相待:不能接纳越卖越不值情况。为了活下去,价格上涨成为了最直观、乃至唯一的方法。

在使用价值研究室(ID:jiazhiyanjiusuo)看起来,威马的境地都是绝大多数我国新能源车企的缩影:毛利率不景气、成本高企、供应链并不牢固并且品牌知名度比不上特斯拉比较容易遭受司机批判……总结下来就一句话:特斯拉的降价手机游戏,“蔚小理”们确实玩不了。

归功于完备的“竖直购置”供应链,自主研发的4680充电电池、FSD处理芯片等核心零部件,及其全国各地超级工厂运用的自动化组装技术性,特斯拉素来被称作“反棘轮效应”的代表,且被许多新闻媒体称之为“新能源界苹果”。出色的供应链管理水平和先进的生成步骤,放低了特斯拉成本,也是给其降价空间和自信。

以供应链为例子。现阶段,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供应链文化整合率超过95%,绝大多数一级供应商的库房都是在加工厂半经范畴500千米里的地域。这样一来,购置、运送、仓储费用和效率都大大提高。

对比下,我国一众新能源车企就基本是另一幅景象了。巅峰期,特斯拉整车销售毛利润率较高达30%,上年三季度乃为27.9%。而同期蔚来汽车、梦想和晓亮各自仅有16.4%、12%和11.6%,销售量远高于特斯拉且同样也有自主研发电池比亚迪汽车也不过但是15.9%。

总得来说,对目前还是处于亏损状态的国内新能源车企而言,降价营销相当于得鱼忘筌,根本没办法彻底解决。如蔚来汽车们一样以静制动,已是最保守的作法。像威马那样价格上涨生存,则意味着公司经营管理已经是非常艰难的环节。

从这点讲,特斯拉刮起的那一轮价格竞争,真真正正的敌人也许并非“蔚小理”或是问界——特斯拉要跟成本费作斗争,归根结底本身就是和其背后的供应链公司作斗争。

供应链公司心情沉重,宁王忧从中来?

自打赣锋锂业造就总市值神话传说以后,躲到新能源车企其背后的供应链公司就宣布来到走到,受到越来越多的高度关注。

但是最2年,彼此之间的关联越来越更加细微:一方面,供应链企业及汽车企业谁也离不开谁,仅有密切合作才能体现较大经济收益;但另一方面,供应链企业及新能源车企的矛盾也逐渐恶化,紧紧围绕成本费、盈利的分派催生出众多矛盾。

现阶段激战正酣的新能源车价格竞争,目前还没有蔓延到产业链上下游公司。但相对高度统一、关系紧密的新能源产业链中,牵一发终将动全身上下,上下游产业不太可能在这一场价格竞争中明哲保身。第一个的,也许正是最关键的充电电池、芯片供应商。

最明显的变化是,伴随着特斯拉降价短时间推升订单量,上下游原料、零部件要求增涨,很有可能将会迎来量价齐飞得状况。恒泰证券最新发布的券商报告就强调,春节后供应链价格谈判便会基本结束,氢氧化锂、碳酸锂等关键原料价格变成关注焦点。

但供应链价格上涨,和特斯拉的诉求也会产生显著矛盾。最近种种迹象表明就表明,特斯拉已经合谋解决对外界供应商依靠,将核心零部件、原料的生产制造、购置全掌握在自己手中。

1月12日,据外国媒体Autoevolution报导,特斯拉坐落于德州市科博斯阿加莎市的炼锂厂已经悄然开工,预估整个项目将投放3.75亿美金,预计2024年底正式投产。去年底,特斯拉还发出将推出全新HW4.0处理芯片,并把代工生产订单交到tsmc,采用更先进的4nm制造。

连炼锂厂都做好准备,大家都在预测分析,特斯拉接下来将会不断提升自主研发电池应用占比,逐渐解决赣锋锂业。

实际上,早在去年2月宁德时代股价出现意外大下跌的时候,就据媒体报道特斯拉尝试扩大供应链,引进比亚迪汽车作为经销商。尽管该谣传自此没有下文,但两大巨头中间出现分歧也是毋庸置疑的。

统计显示,新能源车锂电池占整车的成本高达42%,远高于电机、电控的10%和11%。而在动力电池的生产成本中,撇除可以长期分摊的研发成本不谈,正负极材料又占据了重要比例。特斯拉一边放出消息要扩大供应商团队,一边建设炼锂厂,可见是做了两手准备,在自研电池的道路上蒙眼狂奔。

然而,站在供应链企业的角度看,现在还不到离开特斯拉等车企的时候。去年二季度,彭博社爆料宁德时代将耗资50亿美元赴美建厂,目标是和头号大客特斯拉深度绑定,并开拓更多海外客户。

按照当前的合同,宁德时代和特斯拉锁定的供货期限是2022年1月至2025年12月,仍有很长的合作时间。但从近期的一系列举措来看,宁德时代也充满忧患意识,已经开始图谋后路。

当过往的合作模式出现裂痕,或许就意味着巨变正在酝酿。供应链企业和新能源车企的暗中较量谁能获胜还不得而知,但这一场全力的竞赛,或许将带领整个行业走向新的阶段。

写在最后

在问界宣布降价后不久,某汽车博主通过实地探店等方式得出结论:均店真实新增订单1个,进店量没有明显提升。有趣的是,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该博主的发文,并发表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评论:

“任何车型的第一竞品都是该区间销量最好的头部品牌。销量差的产品,没资格成为别人的竞品。”

要知道,在这位博主的分析中,特斯拉降价直接影响的并非问界M7,而是理想L8。但从李想的评论中可以看到,他对于这种对比或者特斯拉的降价行为内心没有太大波动,反倒是揶揄了一把问界。在狂热的市场中保持冷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李想仍能表现克制,是一个积极信号。

特斯拉的价格战能持续多久,或者能否一直保持当前的效果都是未知之数。现阶段,储存弹药、坚持原有的发展路线才是正道。当然,如果能借着特斯拉这股东风,学着改善供应链体系,对造车新势力们来说更是一大收获。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