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家中外合资汽车企业,第一个中外合资的汽车企业

yingzi 27 0

THECAPITAL

第一家中外合资汽车企业,第一个中外合资的汽车企业-第1张图片

合资潮退潮又起,或是原先的秘方,早已非原先的香味。

文中4069字,约5.8min

创作者| 四季海棠 编写|吾人

由来|融中金融

(ID:thecapital)

车企还是那些车企,但是玩法变了。

10月31日,Stellantis企业官网的发布消息称,广汽菲克、东风汽车集团和Stellantis的公司股东已准许一项决定,允许广汽菲克在处在亏本的情形下向法院起诉宣布破产。

同一天,东风汽车集团也发布消息,经参会执行董事投票选举,表决通过《关于同意广汽菲克破产申请的议案》。依据合伙制企业广汽菲亚特菲亚特汽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广汽菲克”)申请,允许其因资金链断裂,按现行相关法律法规有关规定,向法院起诉宣布破产。

一时间,广汽菲克倒闭消息圈粉了,有些行业人士把它落下帷幕归咎于燃油车大溃败,还有的归咎于其本身高傲的心态,伤到了顾客的心。实际上2018年至今,早已多家合资车企撤出中国,但是随着一些合资车企离去,一个新的合资发展趋势在悄然发生着。

10月19日有媒体报道,万里长城汽车与国际车企大佬宝马公司的合资企业光线汽车工厂已经进入试产环节。据了解,光线汽车生产地工程总投资约51亿人民币,基本建设地址为江苏省张家港市,2020年6月逐渐打桩施工,这也是宝马公司在国际范围内第一个纯电动汽车合资新项目,整体规划生产能力为每一年16万台。

除开万里长城与宝马五系的协作,新款奔驰、大家等著名车企大佬都纷纷根据合资企业、股权投资基金、产能合作等方式积极手牵手中国汽车全产业链有关企业。

例如,新款奔驰和孚能科技签署了好几份协议书,包含确定新能源汽车动力锂电池订单交货,及其提升资金投入更新充电电池生产线等。

赣锋锂业与宝马公司在9月早已达到长期性协议书,从2025年逐渐,赣锋锂业也为宝马公司“新时代”车系架构设计的纯电动车型供货圆柱电池,商品将于中国和欧洲二座充电电池工厂生产制造,每座工厂供货宝马五系的动力锂电池年产能达20GWh。

另一家驱动力电池上市公司亿纬锂能也已经取得宝马五系指定,现阶段企业生产线已经建产。

国轩高科先前与大家汽车集团公司实现的发展战略项目合作协议,企业将为人们汽车(中国)基本跨界车型开发设计第一代规范锂电芯。此外,国轩高科也将与大家层面共同推进大家在德国萨尔茨吉特工厂的充电电池工业生产,国轩高科服务承诺可提供对应的服务支持。

宝马公司还和河钢股份战略合作,将成为河钢节能低碳钢材第一家顾客。根据国家协议书,从2023年中后期逐渐,宝马五系沈阳市生产地跨界车型会逐步应用河钢的低碳环保汽车建筑用钢;自2026年起,宝马五系将先是在全车批量生产环节中应用河钢制造的翠绿色汽车建筑用钢。

回望40年合资汽车发展历程,不难发现,新一轮的合资好像大不一样了。

01

合资产生当代工业文明

汽车生产制造被称作“工业化王冠里的耀眼明珠”,是全球第一大工业产业链,做为产业部门的大集合,汽车工业生产可以推动上下游钢材、机械设备制造、半导体材料等,中下游的电力能源、交通出行、金融业、管理等,繁杂的供应链系统取决于汽车生产制造对社会经济贡献率,美、德、日、韩等各个发达国家经济繁荣均免不了汽车制造业助推。

但是回望我们国家的汽车工业发展史,不得不说,合资车企对国内汽车工业生产贡献,即使是现在大部分合资车企要不倒闭,要不匍匐前行。

要记住,1949年新中国创立时,在我国还造不出自己汽车,毛泽东主席都说过:“如今我们可以造什么?造出桌子椅子,造出盖碗茶具,能种粮食作物,还可以碾成小麦面粉,还可以造纸工业,可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大拖拉机也不能造。”

于是就在前苏联的支持下,1953年7月15日,一汽宣布在长春市开建,仅3年的时间,1956年7月13日,这一第一辆解放牌汽车驶下生产流水线,在我国第一辆独立制造出来的汽车此后问世。

解放前,在我国虽已拥有自己的汽车厂,但主要是用来生产制造、国防用途商用汽车和特种车,汽车能大批量生产的就只有尺寸红旗轿车、上海牌和北京吉普212。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运行,“合资”这一方式第一次出现在了大众的视线之中。毛泽东朋友批复:“抓紧放宽东西方合资运营,引进海外尖端技术,从向他人学习中提升在我国工业化生产水准。”

获得了现行政策里的批准,体会过全球智能制造水准的中国汽车人拥有危机感,刚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1979年1月16日,北汽汽车和美国汽车企业便打开了商谈,但第一次做这些事,遇到的困难是不言而喻的,据史料记载,商谈环节中,美国赴华18次,我国赴美国5次,直至1983年5月,彼此才签订了北京吉普的经营合同及其合资规章,也是中国汽车领域第一家东西方合资整车企业。

另一边,大众的交涉还在艰辛推动中。在饶斌的坚持下,小汽车生产加工装配流水线落地式上海市,1983年4月11日,第一辆上海市桑塔纳轿车上海市区汽车生产厂拼装取得成功。这是中国合资退出的第一辆小汽车。

开头难,解锁了开场难点以后,我们国家的合资车企陆续建立起,例如1985年中俄签订创立广州标致,1990年一汽与大家15万台小汽车合资项目签约,1992年二汽与东风雪铁龙合资创立飞龙汽车这些。

“以市场换技术”的思路带领下,合资车企尝到了中国改革开放极大收益。资料显示,2006年至今,全国各地汽车批发价量保持着持续10年提高,而同一阶段的美、欧、日乘用车销量成下降的发展趋势,积极与中国合资,国际品牌迅速占据了中国市场。时至今日,我们自己的大街上几乎看不到国内品牌,乃至直到现在,合资知名品牌仍占据了在我国汽车一半的销售市场。

第一家中外合资汽车企业,第一个中外合资的汽车企业-第2张图片

因而,许多人针对这一波合资形成了怀疑,在他们看来,这一波合资让中国的汽车加工制造业沦落为全球工厂,国际品牌尝尽了中国庞大市场需求和廉价的劳动力市场红利,却没有将关键技术留有,这也使得国内品牌一直没有下去。

其实这样的不解一直存在,但如同一位汽车行业资深人士常说,合资为中国汽车产业链增添了一套根据行业竞争现代化的工业文明,包含但不限于思维模式、经营管理理念、研发技术、生产技术、方式步骤、顾客价值监管、网络营销、品牌公关、绩效评估、员工绩效管理等,这种一整套有别于刚从计划经济下学习到一些市场经济体制基础的企业所耳熟能详的物品。

恰好是这一套当代工业文明,我们国家的汽车产业链迅猛发展,特别是进到21个世纪至今,我们国家的汽车生产量保持着10很多年的蓬勃发展,构成了比较完备的汽车全产业链。

第一家中外合资汽车企业,第一个中外合资的汽车企业-第3张图片

除此之外,这一套当代工业文明还唤醒了国内品牌的星火燎原,踏出万里长城、吉祥、比亚迪汽车、众泰汽车、力帆、小康生活等私营知名品牌,在其中比亚迪汽车、万里长城、吉祥等公司也引航我国新能源汽车的高速发展。

02

合资车风光不再

因为从合资那一天起,合资彼此之间的吵吵闹闹也没停止过,但是真正规模性分开还是2018年之后,小编认为这主要有两种方面的因素。

一方面,2015年之后,中国汽车市场销售进到下滑周期时间,“以市场换技术”的思路产生全局性更改。经历了十多年的迅速发展,2015年中国汽车行业渗透率到瓶颈,当发展趋势速度很快时,很多分歧能被遮盖,但是一旦发展趋势颤振,那样长期性积累的分歧会一触即发,例如Stellantis与东风汽车集团在股份比例这个问题上“撕破脸皮”;过去我国承担办厂、生产制造、市场销售,而外资企业承担战略发展规划、产品研发关键技术及其产品策划及经营的合作方式,伴随着彼此角逐主导权而无法继续保持;外资企业品牌营销里的呆板促使商品愈来愈不符消费者需求,服务质量里的高傲慢慢让顾客抵触,伴随着销售市场变为自由竞争,那合资车企的下场便令人担忧了。

另一方面,合资知名品牌错过新能源时代。在合资知名品牌深陷困境之时,新能源时代早已悄悄地赶到,这就不得不说在我国新能源项目现行政策。

“八五”阶段(1991年至1995年),我国就把电动式汽车新项目列入科技攻关项目。“十一五”阶段(2006年至2010年),我国逐渐建立以氢燃料电池、油电混合、纯电动车三大全车技术性,多电力能源汽车动力系统系统软件、永磁电机、动力锂电池三种核心技术为架构的“三纵三横”产品研发布局。自此伴随着全世界技术以及产业创新发展趋势,在我国慢慢将电动式汽车定为大力发展方位。2012年6月国务院令下发《环保节能与新能源技术汽车产业规划(2012—2020年)》,进一步明确阿依莲电驱动做为新能源技术汽车发展与汽车工业转型方向。2020年11月中办国办下发《新能源技术汽车产业规划(2021—2035年)》,面对我国新能源汽车发展趋势新的发展阶段、新特点,推进“三纵三横”的开发合理布局,从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建立新型产业绿色生态、促进产业协同发展、完善配套设施机制和推进开放合作等多个方面着眼于,给出了发展前景和重点项目。

在一系列的技术研发与产业补贴政策大力支持,“长本事”的国内品牌乘风而起,内外交困下,合资车企和品牌只有大势已去。据统计,2018年至今已经有7个合资车企和品牌撤出中国。

实际上不仅仅是合资车企,那些没紧跟新能源技术这一波的浪潮的国内车企的日子了并不好过,真应了那句话,时期抛下你时,一声声招乎都不打。

03

新合资背景之下

“市场换技术”逻辑性不会再

制度的创新性合理布局,不但出现了新能源时代好几家国内新能源车企,也是培育出了完备的新能源产业链。

“从现行政策扶持力度到自主研发水平,及其顾客的接受度、市场容量,中国新能源技术汽车领域都远高于海外。”汽车领域资深人士石先生表明,“创新方面,不论是新能源技术或是无人驾驶,在我国都算领跑全世界了,新能源技术的三电技术早已被众多海外车企选购应用,无人驾驶也经历了太多的研发测试认证。”

从开始小编列出的海外车企与国内公司合资的例子不难发现,新一轮的合资的思路拥有本质上的更改,不论是宝马五系与万里长城、赣锋锂业、国轩高科等或是新款奔驰与孚能科技的协作,再苦见到过去“市场换技术”的身影,更重要的是外资企业知名品牌来寻找供应链管理里的适用,即使是外资企业知名品牌想通过合资获得销售市场,如今的大环境怕不是难以实现了。

石先生表明,长城宝马联婚后的mini,及其后边吉祥入股投资新款奔驰后国产smart品牌,比亚迪汽车和奔驰的腾势知名品牌,全是电动车型,但都是一些小众车型,与现阶段独立新能源技术,如比亚迪汽车、广汽埃安、北京长安、上汽汽车等车企在市场上占有率对比,差别显著,今后的发展也难以追齐。但是对于国内公司及其新能源车市场还是有一定的益处的。

人算不如天算,小编反倒察觉到了,“市场换技术”的思路转移至外资企业品牌的身上。

11月8日,吉利汽车发布公告称,与欧洲老牌汽车巨头雷诺集团签署框架协议,成立一家全新公司。吉利为何看上雷诺的传统业务?这颇有逆电动化浪潮而行的意味。“在传统业务上合作,首先是因为两家公司各自的电动车业务已独立发展。其次,对吉利来说,更深一层的用意或是吸收雷诺混动技术,借助雷诺在欧洲的影响力,为更好进军欧洲、乃至全球市场埋下伏笔。”有新能源车企人士分析。

按照这位新能源车企人士的分析,吉利这次要的不只是雷诺的全球市场,还有混动技术。

END

加读者群请关注融中财经并回复“入群”

·融中热搜·

·GP观察·

·人物·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